超棒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莞爾wr-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秒殺(求月票)熱推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都说太昊天书之中隐含了晋阶大道之境的秘密,妙笔先生年少时,也曾拥有过此玉一段时间,却并没有领悟。
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有缘无份,所以才一无所获,哪知这所谓的大道境的秘密,竟然是东秦氏遍寻不着的老祖宗。
数千年来,东秦氏的人都在追逐东秦务观的脚步,寻找他的下落。
期间耗费了不知多少心血,却都没有线索。
却谁也没有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位大道境的老祖宗就隐藏于太昊天书之中。
东秦世家舍近求远,寻找了六千年,却途劳无功。
若非今日太昊天书落于宋青小的手中,不知为何意外启动,恐怕这个秘密还要一直瞒下去,不知何时才会被人打破。
“老祖宗……老祖宗……”
妙笔先生的内心还沉浸在东秦务观出现的那一刹,挥手之间斩杀上古巨妖的震栗中。
那种霸气,一扫儒家给人战力低下、孱弱的感觉,仿佛天地唯他独尊,不可亵渎。
他探出了手,一脸渴望之色。
来自于血脉之中对于力量、祖辈的极致追求,使得他遗忘了眼前的一切,忘了自己身后的天外天、东秦世族,也忘了自己还身在战场,还有宋青小未除。
在妙笔对着玉佩伸出手的刹那,宋青小也同时对着白玉伸出了手。
“哼!”
妙笔先生看到这一幕,冷哼了一声,眼中煞气一闪而过,却并没有将她当成自己的对手。
太昊天书是东秦世家所属之物。
既然太昊天书内,还蕴藏在东秦务观的一丝灵息在,那么此玉绝对会自主选择东秦世家的血脉的自己的。
他极有自信,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着若是拿到玉佩,应当如何钻研了。
可是他这哼声一落,只见浮在半空中的太昊天书晃了晃,竟似是半点儿都不犹豫,化为一道白光,划落于宋青小的手中。
“不——为什么,老祖宗……”
妙笔先生脸上的自信迅速分崩瓦解,化为不敢置信、失落与一种好似遭到了血脉遗弃的恐慌与畏惧。
他的心境大受损击,一时根本难以控制住,表情狰狞,杀意从眼中透出。
宋青小也不知道为何这太昊天书会放弃东秦氏而选择了她,但这种好事到来时,她毫不犹豫,将这玉佩一把抓进了掌心。
那玉佩一入掌中,便似是烫得惊人。
玉身好似要融入她血肉之中,令她冷不妨的手抖了一下,接着面无表情的将手掌握紧,把太昊天书抓在了手心。
“还给我!”
太昊天书的光芒被阻,妙笔先生如被人抢了心头之物,容色大怒。
他的眼睛通红,神情之间显出几分慌乱、惶恐与怨恨之色。
此时他的心境大乱,注意力又全被宋青小吸引住,一心一意想要夺回东秦世家的至宝之物,全然没有注意到,那头先前与善因大师缠斗的巨狼,在黑龙出现的刹那,便已经调头回攻了。
而黑龙之影又被突如其来出现的东秦务观之影击碎,失去了攻击目标的银狼已经将妙笔先生锁定了。
天外天的人都被大道之境的东秦务观之影所震慑,根本还没有缓过神。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银狼身影已经化为残影,出现在妙笔先生身后不远处。
“小弟……”
兄弟情深。
玄妙先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见到妙笔危机,不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这头银狼力量虽强,已经相当于半步入圣了。
若是妙笔先生处于警惕时期,以他入圣百年的实力,自然是不用惧怕银狼王的。
可他这会儿心神大震,早就已经慌了手脚。
此时听到玄妙先生的呼喊,银狼已经离他仅有数米之遥了。
腥风夹杂着杀机扑面灌来,妙笔仓促回头,便见巨狼呲牙咧嘴,眼中凶光闪烁。
“阿弥陀佛!”
善因大师反应过来,伸手一招,那满天的佛尊之影消失,重新化为一颗颗念珠,先后打往银狼身周,意图将它困住。
数颗念珠化为一圈光晕,将凶恶的巨狼团团围住。
就在这时,宋青小的眼中暗芒一闪,手作刀势,重重斩出!
穿梭于云层之中的金色小龙迅速张开大口,将半空中还未完全消散的洪荒妖龙之气尽数吸入腹中。
它还来不及打个饱嗝,便感应到了宋青小的召唤,龙身化为长剑往下俯冲。
妙笔先生见狼被困住的刹那,脸上还未来得及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接着只见紫芒一闪,悠长龙吟声响彻于他识海之中。
“不妙!”
他修为极强,到了这个地步已经预料到不好了。
这个念头刚一生起,一道寒意便从他后背穿透而出。
‘卬——’
强大的龙息夹杂着凛冽的剑气贯布他的周身,带着仇恨力量的冰系灵力几乎将他的身体瞬间封阻。
再度晋升了品阶的诛天轻易破开了入圣境强者的防备,从他后背穿胸而过。
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将这位入圣境强者的身体形同一张弯弓,措手不及之下,甚至来不及将伤口封住。
“老祖宗……为什么选择她,而不是我……”
到了这步田地,妙笔心中仍是耿耿于怀,但却没有人能回答他——而他的大限已至了。
凶恶无比的银狼王抬起两只缠绕了烈焰的前爪,狠狠将其中两枚佛珠拍破,冲出禁制的封锁。
探出的长甲勾住妙笔先生挽好的长发,将他往自己面前一拖。
‘嗷呜!’
张开的巨口将妙笔的头颅咬住,银狼脑袋一摆,‘嘶啦’一声将妙笔的头颅撕破。
‘嗞嗞——’
冰雪形成的霜花在妙笔的尸身上凝结,将他断开的脖颈处的血光封住。
这一切的变故发生在电光石火间,这位出身于东秦氏的星域下唯二的一位入圣强者,在心境大乱的瞬间,便被击落。
银狼王一击得手,叼着妙笔的脑袋,化为一道残影,出现在宋青小的身侧处。
它缓缓张口,妙笔的脑袋‘噗通’一声滚入地中。
‘嗷——嗷呜——’
巨狼王冷冷的俯视着众人,发出一声长啸,声音中带着警告与威胁,九阶兽王此时秒杀入圣境的神威印入不少人心中,令得众人畏惧不住退后。
“……”
震惊、骇怕等种种情绪一一涌上天外天九大世族的众人心头,令得大家一时之间齐齐静默。
隔了许久之后,玄妙先生才从不敢置信的情绪之中苏醒,恰好看到了妙笔先生死亡的那一幕。
内心的震惊瞬时化为巨大的悲痛,令得他嘶声痛呼:
“小弟!”
东秦氏数人想要上前,但巨大的银狼王压低前肢,作势欲扑。
呲牙咧嘴之间,残余的血沫带着冰渣沾染在它银白的毫毛间,那双灰蓝的眼里杀气腾腾,冲天的红焰气势极凶,一下将悲痛欲绝的东秦氏人镇住。
妙笔先生的尸身落地,怀中有一卷书帛飞了起来,缓缓飞往玄妙先生的方向,被他握在手中。
“小弟……小弟……”
他一握洛河天书,顿时悲痛得无法自抑。
一个已经活了数百年的老头儿,此时哭得半点儿平日的威严形象也没有: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他追求权势名利,强行将妙笔先生唤醒,卷入这一桩大战之中,妙笔便不会重伤于诛天之下,死于狼口之中,落得身死的结局。
若他轻名利、重修为,与妙笔一样都是入圣境的强者,那么今日一战,便不会如此无用。
兄弟二人齐心合力,怎么也不至发于眼睁睁看着他死的。
他与妙笔一母同胞,父母修为不足,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留了兄弟二人相互扶持。
以往武道研究院内,他之所以有如此地位,也是因为有妙笔支撑的缘故。
将来没有了妙笔,他要不能入圣,太康氏、梵音氏的人迟早会将他挤落。
“怪我,怪我……”
向来心机深沉的玄妙先生,在至亲兄弟死后,终于露出他真性情的一面,放声大哭。
所有人很快反应过来,相互交换神色——天外天的势力,看来要重新翻牌了。
其中最为高兴的,就数时秋吾了。
今日这一场大戏之精彩,可以说是数千年来所有大事纪之最了。
早已经去世多年的苏五再现人世,太康氏又有一位强者打破心境的枷锁;
刚突破虚空境的宋青小,在被两大入圣境围攻之下,觉醒了强者之心,拥有了入圣的准备与资格;
东秦世家的家传至宝太昊天书落到了宋青小的手上,号称外人无法使用的玉佩,却被一个外人点亮了;
消失了六千年的星域第一强者东秦务观的影像再现,且帮助宋青小打败了妙笔先生;
入圣境的强者心境因此而崩裂,最终竟死于宋青小之手,简直可以说是千年奇闻了——这种剧情,恐怕玄都世家记载的再离谱的传说都是不敢这么写的。
至于其他世族围攻宋青小等,相比起这些,反倒不值一提了。
除此之外,天外天经此一役势力重新洗牌,各族战力受损,短时间内,恐怕很难再联手对帝国施压了。
昔日频频试图吞并帝国的天外天武道研究院里,不少神武士战死,所剩不多。
哪怕武道研究院实力再强,也元气大伤了。
没有了妙笔撑腰,玄妙很难再重掌大权。
最重要的,妙笔之死,给了东秦氏的人很大打击,尤其是东秦务观的选择,会令得这些人消沉一长段时间。
天外天没有数十年的时间,是没有办法将这些乱子一一清理的。
等到所有事情平息,又不知会是多久之后。
相反之下,帝国可以趁着这一段时期,休养生息,拼命的发展。
他寿元将至,但在临死之前,兴许还能为帝国的世族,培养出一个新的虚空境强者。
当然,他因为站队了方向,宋青小今日不死,她会欠时家一个承诺。
以她的资质、天份、人品、性格,这份承诺,对于时秋吾来说是一个天大的礼物,对于时家会有极大的好处。
他得要好好考虑,要如何索要这份报酬。
……
此时的天外天,有人喜、有人忧。
修仙十万年
玄妙痛不欲生,抱着洛河天书痛哭。
剩余的东秦氏人见他已经方寸大乱,不由强打精神,靠近善因大师的身侧:
“大师,我们东秦氏发生如此大事,还请大师主持公道,不能让四叔祖白死。”
善因大师的单手立于胸前,一手仍如虚空拨着佛珠。
那东秦氏的人话音一落,散落在半空中的数枚金色佛珠转动,‘嗖嗖’化为残影,一一落于他的掌中,化为一串缩小了许多的念珠。
“阿弥陀佛!”
佛号一出,灵力再动。
就在这时,宋青小手中的那块太昊天书,已经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了。
玉佩烫热得惊人,似是见肉生根,这种灼手的痛感透过手臂,直达她的神魂深处。
宋青小的神境打开,仿佛有一个意识,在引导着她往这个方向走。
那个方向好似笼在迷雾之中,带着未知的危险与诱惑,不知到底是何处。
受太昊天书的影响,她的眼前一片昏暗,几乎再难视物。
但在妙笔死亡的瞬间,她仍强忍钻心的剧痛,将意识沉入试炼空间的兑换页面中。
为首的那一页处,‘斗’字令出现在兑换页面中。
她毫不犹豫选择兑换,至于之后的兑换有没有成功,宋青小就不再清楚了。
那股来自于神境的召唤意识突然变大,她抓着银狼,在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刻,被这一道意识吸入那未知的黑雾之中。
‘咚咚咚咚咚——’
一阵极有节奏的敲击声远远的传来,突然将原本已经陷入了沉睡中的宋青小一下惊醒了。
她几乎是警惕至极的翻身坐了起来,望向四周。
天外天的人已经消失了,她身处一个黑暗至极的环境之中。
她并没有松懈,而是伸手往旁边摸。
掌心处碰触到了蓬松而厚实的皮毛,熟悉的气息传了过来,令她松了一口气。
银狼躺在她的身侧,像是与她一样毫无知觉来了此处,这会儿意识还在沉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