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第一千兩百九十章 巾幗英豪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房家一门两国公,还下嫁了一位公主,所谓的顶级门庭莫过于此。且房家父子两代皆堪称朝廷砥柱,房玄龄固然致仕归乡且眼下身在江南,但是门生故吏遍及朝堂。
寻常时候,或许“人走茶凉”,非关系到切身之利益不会对房家太过维护,但若是生死关头,这些门生故吏必然站出来为房家声张。官场也好,军中也罢,讲究的便是一个香火传承,利益争夺之外亦有人情世故,若是房家父子皆不在京中的时候府邸遭受屠戮洗掠,他们这些人必将遭受唾弃,自今而后背负一个“忘恩负义”之骂名。
更何况,还有一位高阳公主坐镇,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动了房家,都会被李唐皇室所忌惮反对。
所以武媚娘并不担心府邸安全,只需府中家兵、部曲严阵以待,做好防范,免得长安动荡之时有屑小蟊贼趁火打劫即可。
然而,若是高阳公主不甘寂寞,主动去挑衅有可能出现的叛军,那情况却又截然不同。
的确没人愿意招惹房家,可若是房家主动挑衅杀红了眼的叛军,那些有可能是由正规军、奴婢、死士、家兵混合组成的叛军根本难言军纪,怕是难以保持冷静……
高阳公主却不以为然,秀眉挑起,俏脸紧绷,清声道:“媚娘此言差矣。咱们房家一门双国公,閈闳高峻,阀阅焕然,自当有傲然坚韧之风骨。若有叛军前来,固然不会主动挑衅,却也应当做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准备。让那些乱臣贼子们看一看,何谓国之柱石!若龟缩府中,瑟瑟发抖,岂不为天下人耻笑?”
武媚娘愕然。
细细琢磨,发觉高阳公主并非胡闹,且自有深意。一个家族亦或门阀立身之根本,除去要掌握权力、保持利益之外,更重要的便是门风、家声,以及家中子弟的做派。
盗版球神
长孙家昔日乃是贞观第一勋臣、关陇第一门阀,为何时至今日却逐渐式微,江河日下?
其中固然有皇帝持续不断打压之缘故,但更主要的却是长孙家后继无人、家风不正。
长孙无忌其人手段高超、智计百出,然则立身不正,素来玩弄手段、剑走偏锋,一切以利益为先,便导致长孙家唯利是图、不遵大义的门风。其子长孙冲如此,长孙涣、长孙濬等人莫不如是。
天下之道,浩浩荡荡,无论多少阴谋算计,终究还是要立身持正、顺应时势。
房玄龄昔年功勋不如长孙无忌,才具不及杜如晦,却为何能够始终占据朝堂中枢,宰执天下?便是因其立身处世都遵循一个“正”字。
何谓“正”?
惟木从绳则正。
关陇意欲兴起兵谏,废黜东宫,以达成其攫取朝政利益之目的,浑然不顾帝国社稷稳定与否,更不管天下黎庶会否陷于水深火热,此为“不正”。
房家力挺东宫,不与有可能袭来的叛军虚与委蛇,而是刀矛相对、壁垒严明,自然便是“正”。
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
只要这股“正气”立得住,阖府上下,甚至阖族上下,都知道面对危局之时亦不能趋利避害,而是坚定“正气”,何愁不能树起房家之正气门风?
只要这股正气门风存在,纵然家族一时低迷,却终有一日可以东山再起。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正”,乃立身、立族、立国之根本。
……
武媚娘心有触动,轻叹一声,有些羞愧:“妾身素来自视甚高,却不知那等一味的算计只是小道,似殿下这般心有恢弘气度,临危不惧持身守正,才是大道。”
“哈哈!”
高阳公主抚掌大笑,她素来敬佩武媚娘于政治、人心之上的谋划,自愧不如,故而府中大小事务尽皆询问聆听,从谏如流。看上去似乎对武媚娘十分信任,且懒得理会那等俗务,实则心中未必没有几分嫉妒不服。
眼下得到武媚娘诚心实意的恭维赞许,岂能不高兴?
遂挥了挥小手,大声道:“既然媚娘亦认可本宫之做法,那么来人,给媚娘也准备一套甲胄。家中男人皆不在,咱们姊妹两个便坐镇中军,调兵遣将,若是贼人前来,定要杀他一个干干净净,震慑敌胆。巾帼不让须眉,红颜更胜儿郎!”
颇有些意气风发,挥事方遒。
武媚娘却吓了一跳,连连摇头,抗议道:“我才不要,难看死了!”
高阳公主却不容许她拒绝,笑道:“这么好玩儿的事儿,自该咱们姊妹一起才行,那个谁……”
正欲将侍女叫来寻一套甲胄给武媚娘换上,看看这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穿上一身山文甲是如何的英姿飒飒、不让须眉,但话音未落,便见到一条高挑的身影自堂外快步而入。
一身明光铠在灯烛照耀之下煜煜生辉,每一片甲叶都显得高贵华美,红色披风在身后拖曳,兜鍪上红缨摇晃,一张绝美的面容英气尽显。
正是金胜曼。
高阳公主秀眸发亮,一旁的武媚娘却以手捂脸,叹气道:“疯了疯了,一个个的都疯了!叛军将起,危险重重,你们却当作游戏一般嬉闹,真真是没心没肺!”
高阳公主正欲说话,却见到金胜曼身后一个窈窕的身影走入堂中,一身简约的宫裙,云髻高耸、国色天香,步履摇曳之间自有端庄风情,不是那位善德女王又是谁?
金德曼在妹妹身后步入堂中,看着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高阳公主,眼角抽搐了一下,旋即万福施礼:“臣妾见过殿下。”
拒嫁豪门:天价契约妻
高阳公主琼鼻中刚刚哼了一声,便被武媚娘在一旁轻轻退了一下,这才收敛脾气,淡然道:“原来是女王陛下,却不知夤夜造访,有何贵干?”
金德曼自然感受得到高阳公主的不爽,不过也难怪,她与房俊之间的那点风花雪月,长安城内无人不知,身为正妻面对丈夫在外面的“姘头”登门造访,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便有些埋怨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妹妹金胜曼。
金胜曼却顾不得这么多,软语恳求道:“城中风声鹤唳,都言及有叛军意欲谋反。我担心姐姐一个人在芙蓉园无人照料,故而自作主张,将姐姐接到府中,还望殿下允准。”
迷途都市
她素来心高气傲,即便嫁入房家,寻常也甚少与高阳公主接触,毕竟她曾经亦是一国公主,如今屈于人下,心中难免不自在。但是今日城中陡然紧张,她实在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在芙蓉园内,万一遭遇叛军,以姐姐的美貌与身份,怕不只是丢命那么简单,遭受一番惨无人道的凌虐侮辱怕是难免。
故而只能自作主张,将姐姐接过来,为此不惜伏低做小,软语相求。
高阳公主秀眉一挑,正欲说话,旁边的武媚娘已然起身,笑着道:“这是哪里话?实在是妾身考虑不周才是,女王陛下是一家人,这等危险时候自当接到家中躲避乱兵。”
高阳公主这才抿抿嘴唇,挤出一抹笑脸:“媚娘所言正是,胜曼快快带女王去安置下来,若是你的住处安置不下,府中各处客房、院落,随意挑选一处便是,都是自家人,毋须见外。”
“多谢殿下!”
金胜曼心中一松,喜滋滋的道谢,然后看了武媚娘一眼,这才是最该感激之人。
两人四目相对,武媚娘温婉一笑,略微颔首:“快去吧,莫要怠慢了女王陛下。”
“嗯。”
待到金胜曼带着善德女王离去,高阳公主一只洁白的纤手摆弄着兜鍪上的红缨,不满道:“只有你惯会做好人。”
武媚娘轻笑,伸手将她兜鍪上的红缨捋顺,柔声道:“咱们郎君房中唯有咱们姊妹几人,金胜曼都还是陛下强塞进来的,殿下去看看别家那些个世家子弟,官职爵位才华能力远低于郎君的照样妻妾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