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zo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07 當你以爲會鴿的時候卻沒有鴿這也是一種鴿看書-bo940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汽车启动后,司机用扩音器对全车说:“各位旅客大家好,因为平时搭档的导游小姐这次没来,只能我给你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一路了,接下来我们将沿着‘观光线路’离开东京……”
和马:“这个离开东京的观光路线,和一般路线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就是观光路线会绕远路,可以看见富士山。”司机倒也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道。
接下来他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一路能看到的景色,然后就放下麦克风,专心开车。
美加子从作为上站起来,趴在和马靠背顶端说道:“富士山呢,和马你今年新年梦到过山、鹰和茄子没?”
和马扭头看了她一眼:“小姐,现在七月了,你记得你六个月前做的梦啊?”
“如果是很重要的梦的话,当然会记得吧,大概。”美加子一边说,一边咔嚓咔嚓的吃梨,“哦,这个梨不错。”
后座传来小不点甘中学姐的声音:“那当然,这可是从村里最好的梨农那里得到的梨子。”
“这不是你家的梨啊?”和马惊呼。
“我家养马的呀,但是爸爸在村里和镇上面子都吃得开,拿点别家的东西很正常啦。”
和马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对甘中学姐家人的印象,变成了某个养竹鼠起家的村霸。
他低头看看那西红柿,感觉卖相还可以,甘中老爹抢都抢来了,不吃也不太好是吧,于是和马一口咬下去。
酸甜的汁水一下子充满和马的嘴,老实说味道确实不赖。
美加子伸手抓住和马的手脖子,连西红柿带手一起拉到自己面前,啃了一口西红柿。
“哦,不错嘛,来和马你试试这梨。”
美加子话音未落,就把梨怼进和马嘴里。
和马被迫咬了一口,正嚼呢,保奈美隔着过道递过来一块饼干:“要吃吗?意大利进口的哟。”
对于意大利的美食,和马还是挺有好感的,于是咽下梨之后一口咬过去。
他故意多往前咬了一点,于是牙齿碰到了光滑的指尖。
保奈美佯装生气的拍了他脑袋一下。
和马美滋滋的扭头看玉藻这边,满心以为她也会喂自己一点什么东西,结果发现她已经拿出书翻开来。
“你在车上读书不会晕车吗?”他忍不住问。
“不会哦。”玉藻轻描淡写的说,“毕竟以前经常坐在马背上读书,那个晃得更厉害。”
美加子:“神宫寺家也养马?”
英雄联盟之国士无双
“对啊,以前我们也会做一些中国糕点,比如马蹄糕什么的,为了取新鲜的马蹄所以会自己养马哦。”
美加子一脸严肃的瞪着玉藻:“你……你绝对是在唬我吧!”
“她就是。”和马说。
玉藻笑了。
美加子正要说点啥,忽然听见车后面传来吉他的声音,便回头看去。
和马也回头,但是视线被某个巨大的部分挡住了,只能往旁边偏头绕开遮挡才看到车厢最后,晴琉抱着吉他,拨弄着琴弦。
她唱起来,是一首轻快的歌。
很适合小朋友春游的歌。
这首歌和马没听过,但是显然是日本流传比较广的民谣或者儿歌,车上的众人都跟着晴琉一起唱起来。
就这样和马一行吃着火锅——不对,没有火锅,吃着水果唱着歌,奔驰在离开东京的大路上。
过了神奈川界没多久,司机就用扩音器宣布:“可以看见富士山了哟!”
其实这时候大家都已经看见了被视作日本标志的富士山。
和马最早建立起对富士山的印象,是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引进的日本电影,里面反派对手下怒吼:“再失败你就去富士山火山口跳下去吧!”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和马对富士山的印象都是“反派处理失败手下的地方”,山口里面全是反派的尸骸。
后来和马看的日本电影和日剧渐渐变多,这才把这个印象扭转过来。
老实说,单纯作为景色,富士山还是挺好看的,但和马不是日本人,完全没有人文加成,也就觉得这是个“还不错的景”。
和马上辈子去过一次西藏,远远的看过珠穆朗玛峰,那个对他就有人文加成。
跟和马不同,美加子作为日本人显然看富士山有人文加成,她感叹道:“真棒,感觉胸怀都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和马瞥了她一眼,用手指一戳:“你胸怀不一直很宽广嘛。”
“不是这个宽广啦!是里面,里面呀!”
“怎么,你胸腔过扩?那是一种病吧?”
“和马你总是这么不解风情减分很严重耶。”美加子说。
这时候晴琉换了首歌:“隠しきれない移り香が(隐藏不住的遗留香味)……”
和马远远的对她吐槽:“晴琉,这是富士山,不是天城山啊!你干嘛唱《越过天城山》?”
“都是山嘛!要不我给你唱个日本沉没的主题曲?”
“为啥啊,这又有什么联系?”
“日本沉没里,富士山不是喷发了嘛。”
和马愣住了,他没想到还能这样联系上。
詞與吾同行
谈笑间巴士渐渐远离了富士山,行进在乡野间。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东京都会区,周围的景色肉眼可见的变得“乡下”起来。
和马依稀记得,上辈子他2010年以后来日本,东京周围的乡村好像差不多也是这种样子。
当时他请的导游说过这么一句话:在都会之外的日本,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能深刻的感受到日本这个国家的城乡割裂。
这时候一直在看书的玉藻忽然抬起头看着窗外。
和马也好奇的看向同一个方向,但并没哟看见什么东西。
“怎么了?”和马问。
考虑到玉藻的身份,和马总觉得她刚刚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
玉藻:“没什么,只是让眼睛休息一下。”
美加子:“吓我,我还以为你突然看见路上有什么游魂野鬼呢,灵异部部长。”
“前灵异部部长,”玉藻纠正道,“现在则是新怪谈研究会副会长。”
和马挑了挑眉毛:“我躺了几天医院你升官了?该不会甘中学姐已经被架空了吧?”
“真过分啊,我才不会干那种事情呢。”玉藻埋怨的看了眼和马,“是甘中学姐本来就没在做事,我才担起责任来。”
和马跟美加子异口同声:“还是架空了嘛!”
保奈美隔着过道看着这边,咬了咬嘴唇,看起来她很想加入对话,可是过道阻隔了她。
这时候甘中美羽拿着一根玉米从后面走上来:“你们在说啥?在讨论新怪谈吗?”
紈絝禦靈師:廢材大小姐
玉藻:“是呀,我们在讨论新怪谈。这次我们要去的温泉街,貌似也是个有不少民俗传说的地方哟。甘中学姐可要好好取材,争取在今年的新怪谈研究会会刊上发表自己的小说哦。”
甘中美羽皱起眉头:“嗯……新怪谈研究会,就一定要自己写新怪谈吗?只是读不可以吗?”
“可是甘中学姐也没有写多少读后感啊。”玉藻说。
“这个……也没有规定一定要写读后感吧?”
“校学生会可是在考虑收回新怪谈研究会的活动室哦,很多新成立的同好会还等着用活动室呢。如果新怪谈研究会现任会长一片文章都没发表过,理所当然的会被质疑有没有在好好进行社团活动哟。”玉藻拿出了正论。
甘中美羽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好吧,这次我尽量吧。真是的,会被用收回活动室来威胁,明明是我们的OB们不给力的原因嘛……”
OB,也就是old boy的缩写,泛指学校的毕业生。日本这边很看重校友关系,特别是大学,毕业之后校友关系是职场中非常重要的一种人际纽带。
而毕业生们理论上也经常会回学校看看后辈们,强化这种联系。
新怪谈研究会的毕业生们,很多好像毕业了就不怎么回学校露面了。
这时候车子忽然大幅度的晃动了一下,甘中学姐差点被晃倒,还好临时抓住和马的肩膀。
她把和马座位的扶手拉开,展开成小椅子一屁股坐下。
这次椅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和马跟美加子同时想到了某件事,一起看着保奈美。
保奈美则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副没发现身边发生的事情的样子,但是她微红的耳朵出卖了她。
美加子:“啊,到了温泉街之后,我先蒸个桑拿吧,能减肥呢。”
和马:“我也蒸一个好了,能减肥呢。”
甘中美羽看了看和马又看了看美加子,一脸莫名:“为什么突然开始说减肥的话题,谁肥了?”
和马耸肩。
玉藻仿佛故意引开话题一般,忽然说:“啊,有个神社。”
和马扭头看窗外,果然看见路边有一条隐秘的山路通往山林深处,路上竖了好几个鸟居,第一个鸟居两根柱子之间拉着注连绳,还挂着文部省的封条。
“废弃的神社吗?”
“是啊,最后一代神主死亡,或者神主家系搬出神社住到更现代化的都会区里去了,就会这样哦。”
“这样啊……”
“宗教法人没落的情况还挺多的。现代化了嘛。”玉藻说。
甘中美羽很奇怪的问:“为什么神宫寺你说这个话题的时候,有种老婆婆的感觉?我刚考上大学的时候,全家送我来东京,我奶奶就这个架势,看到啥都要感叹一番。看到神田川那边的旧的木头公寓楼,她老人家还说:这个不好,B29来了一点就着,非要我租钢筋混凝土公寓。”
和马心想所以你就租了朝仓议员的老情人管理的公寓么,那公寓在神田川附近那些老旧的廉租公寓中,确实比较特立独行,是少见的准高档公寓。
美加子笑嘻嘻的说:“甘中学姐,这次你回家可以告诉你奶奶,美国人已经不用B29啦!现在他们用B52啦!而且他们的武器也不再是二战时候那种着火的木头,换了凝固汽油弹,钢筋混凝土一样着!”
甘中美羽:“我干嘛跟我奶奶说这些啊!我又没疯!为什么你会懂这些啊?”
“啊?我每天早上听和马跟阿茂聊国际局势学的啊!我还知道T72是T64的低配版呢。”
和马大笑:“瞧把你能耐的。那你说说T64和T72的自动装弹机有什么区别?”
“不懂!”美加子大声说。
其实和马本来也不懂的,但是他上辈子喜欢玩一个叫《战争雷霆》的游戏,开苏联车整天飞头,所以就懂了。
甘中美羽嘟囔:“为什么男生都那么熟悉武器的事情啊,户田那家伙也是,整天就说名刀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男人千百年来都负责战争,所以对武器的依赖刻进了DNA里。”和马说。
这时候玉藻又冷不防的说了句:“啊,狐狸。”
和马第一反应是看玉藻,然后才转向车窗外。
于是他看见路边树林里有一排无头地藏,最后一个雕塑却不是地藏,而是雕成了抽象化的狐狸形象。
和马:“日本乡间这种东西很多吗?”
“还挺多的,”玉藻回答,“毕竟这曾经是个魑魅魍魉云集的列岛啊,中土大地人的力量过于兴旺了,怪异们只能远走他乡。”
美加子:“你们在说什么啊?中土?人的力量?”
“在讲徐福东渡的故事哦。”
“诶?”
玉藻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和马心想,玉藻作为“怪异”的一份子,对她来说最大的悲哀大概就在于,像这样公开的说出关于怪异的事情,也只会被当作戏言。
这大概就是现代化的力量吧。
科学之光取代神的恩泽,照耀曾经魑魅魍魉横行的列岛。
玉藻扭头,继续看着窗外出神,手里的书很久没有翻页了,压扁风干的红叶做成的书签都快从书页间滑出来落到她膝盖上了。
和马则盯着玉藻的侧脸,也有些出神。
美加子吃完了梨子,拿出扑克牌,拍了拍和马的肩膀:“和马,来玩抽鬼牌吧!”
“这车厢这么窄怎么玩啊?”
“你侧过来不就完了!保奈美一起来玩呗!”
保奈美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好啊!来玩吧!”
看保奈美兴奋的样子,和马也只能同意加入游戏,老实说侧身有些不舒服,不过就当锻炼腰的弯曲能力好了。
美加子随便的洗了洗牌,然后直接把牌发到每个人手上。
车厢最后一排的椅子上,晴琉还在弹着轻快乐曲。
汽车则继续向着目的地前进。
**
经过富士山后,汽车开了大概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骚尼音乐租的旅馆外表看起来酷似《千与千寻》里的油屋,只不过没有油屋跟前那条长桥,取而代之的是个停车场。
停车场已经有两辆中巴停着了,和马怀疑是骚尼音乐的其他工作人员乘坐的车。
“各位乘客,本车已经抵达旅途的终点,请各位带好自己的行李下车。”司机大叔用扩音器说道。
明末之逐鼎江山 青衫半湿
和马:“大叔你说要代替导游小姐,结果一路上你根本没说话嘛。”
“我这不是看你们聊得很开心嘛,什么B52什么T72啊,就没出声。”大叔扭头对和马笑了笑,然后突然想起来,“哦,对了签名!这个这个……我看看用什么签好,哎呀公司那边派活的时候没说是您要坐车,我没准备啊!”
神宫寺玉藻拿出一个笔记本:“要不和马就写在这上面吧,然后司机大叔拿回去,就跟您孩子说是桐生老师送的笔记本。”
“这样可以吗?”司机大叔大喜过望。
和马:“当然可以啦。”
说着他接过玉藻递过来的笔,在笔记本的扉页写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by桐生和马”几个字。
狠绝弃妃
司机大叔满怀感激的接过去,看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候骤起眉头:“这个……什么意思啊?”
日语里“学习”写作“勉强”,和马写的是中文。
和马:“中国谚语,努力学习力争上游的意思。”
“哦哦,居然是中文,不愧是东大生,有学问!”
和马笑着站起来,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包拎着下车了。
一下车就有一股清风拂面,还带着若有若无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和马朝风吹来的方向远眺。
这个旅馆在半山腰,整个温泉街建在山脚,从旅馆的停车场看去一览无余。
远方和旅馆所在的山头隔着温泉街对望的山脚,可以看见神社的鸟居和社幡,通往神社的石阶则隐藏在绿林之中。
和马听说过,这种日本乡野间,只要有人聚居就一定会有神社。
比起上辈子看过的那些日式恐怖题材作品里闭塞落后的乡下,这个温泉街显然因为旅游开发而十分的现代化,和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就有现代气息十足的便利店,还有公用电话亭,停在各处的车子也不少。
温泉街内外到处都可以看见祭典的旗帜,节日气氛浓厚。
于是和马问身旁的玉藻:“这附近最近要举行祭典?”
玉藻:“你问我?我第一次来这里耶。”
和马:“你不是对祭祀啊贡品啊超熟悉的嘛,毕竟神宫寺家的女儿。”
“这种温泉街的祭典,多半是当地旅游局为了吸引游客搞的啦,和我熟悉的那些没啥关系。”玉藻笃定的说。
和马指着远处山脚的鸟居:“可是那里有神社哦。难道你想说那神社也是旅游局为了旅游造的吗?”
“也不是不可以啊,”玉藻耸肩,“这种情况还挺多的,宗教法人也要生存的嘛,现在又不是只靠赛钱箱里的钱就能过活的时代了。你看东京都内,很多本来没有恋爱保佑职能的神社,也开始出售恋爱护身符了,而供奉姻缘神的神社现在也卖起了升官发财的护身符。”
好、好现实的话题。
神宫寺玉藻又加了一句:“就连我们家,本来我们的和菓子只特供给华族,现在都要开店面来公开售卖了哟。生存不易,玉藻叹气。”
——最后那个卖萌什么鬼?
说话间大岩川侯一领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社畜和一名穿着华丽和服的女性从旅馆内快步跑出来,迎向和马一行。
那和服女性看年龄,应该就是旅馆的“女将”了。
当然叫老板娘也可以,但正规的称呼就是女将。
这和寿司店的老板叫“大将”是类似的道理。
“桐生老师,抱歉,你们比预计来得早太多了。”大岩川侯一跑到和马面前停下,因为跑得太急他又有点胖,所以喘得厉害。
旅馆的老板娘倒是跟没事人一样,连呼吸都不带急促的。
和马看了眼她头顶,发现她是谷神流薙刀术十七级,难怪不喘。
老板娘也在打量和马,完全没关注和马身后的妹子们。
“这位是旅馆雏田庄的女将莆岛女士。”大岩川侯一介绍道,“她来领老师和徒弟们入住。”
蒲岛女士向和马鞠躬:“桐生老师,久闻大名,这边请。”
和马也向她鞠躬,还没说话呢,美加子就先问道:“温泉现在可以泡吗?是混浴吗?”
“有混浴池,也有单独的男汤和女汤,您可以自由选择。不过现在温泉还在打扫中,到下午三点才开放哟。”
蒲岛女士介绍道。
大岩川侯一补充道:“山上还有单独的泉眼,都用石头砌出了小池子,上山散步找到就可以泡。不过这些泉眼的水都比较烫,旅馆内的温泉都是静置过后的,稍微凉一些。”
和马看了眼旅馆背后的山,心想怎么这还带探索要素的,是不是找到温泉泡过之后会加耐力恢复速度啊?
蒲岛女士笑道:“芥川龙之介先生很喜欢我们这里山上的温泉呢,他最爱的那个池子,现在叫龙之池。桐生老师也是有龙之名的人,说不定泡一泡可以获得灵感哦。”
和马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孤龙这个词条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为啥女将要说“龙之名”……
于是他问:“我持有龙之名?”
“kiryo(桐生)不是吗?”蒲岛女士笑道。
和马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姓和“辉龙”发音一样,特别是ryo,就是龙的发音。
这样看自己确实算是持有龙之名的人呢。
对话间,美加子已经不耐烦了,她干脆自己拿着行李,大步向旅馆走去,一边走一边嚷嚷:“我要去山上探险!山上的温泉总不会也在打扫吧?”
“那倒是没有啦。”蒲岛女士笑道,随后对和马说,“真是位急性子的小姐啊。”
晴琉:“她是猴子啦,所以猴急猴急的。”
蒲岛女士笑起来:“那位小姐虽然心急,但看着还是很端庄的嘛,不至于是猴子啦……那几位请随我来……”
蒲岛女士刚转身,就看见美加子拎着行李在旅馆墙壁和旅馆门口的大树之间来回跳了几下,上了屋顶。
她的笑容凝固住了。
有风呼呼的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