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ynk精品言情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txt-第九百七十九章 名場面閲讀-73fm9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光明神国。
从天空之城回来,佛洛狄忒去拜见了光明之主,然后回到自己的主神宫,连日来闭门不出。
她居住的主神宫内花团锦簇,丛丛簇簇的鲜花草木,永恒盛开,从不枯萎。
喜爱草木的元素精灵在花丛间翩翩飞舞,宛若一只只蜜蜂。
有一股独属于草木的清雅香气弥漫整座宫殿。
佛洛狄忒身上也有相同的味道。
她穿着古典长裙样式的深蓝色神袍,裙摆垂落到足背上方,塑腰的款型,恰如其分的呈现出蜜桃般圆润的形状。
她待在一座休息亭内,上身前倾,正往一个瓷白色的大型花盆里洒种子,神情专注。
闪婚游戏
“你回来好几天了,赫拉召集了两次诸神会议,你一次也没去。还有狄俄,回来就不知所踪,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重生文娛巨星 鎮無柳
阿尔忒弥斯一身翠绿轻甲,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整个人如一杆锋芒毕露的战枪。
狄俄回来后就离开了光明神国,踪迹佛洛狄忒也不清楚,但她能猜到狄俄的去向,应该是信了曹延的邪,去平行位面探查那些异端所说是真是假去了。
狄俄向来如此,心里压着事情不弄清楚,会寝食难安。
“宫里这些花花草草,我离开这段时间无人打理,已经有些长歪了。”
佛洛狄忒答非所问,想了想,又补充道:“狄俄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我问的不是这个。”
阿尔忒弥斯走近了两步,“你们两个回来后好像有些古怪……”
她话音未落,便发现佛洛狄忒刚栽种到盆里的种子,在其指端释放的一缕神力推动下,破土而出,迅速长成了一株深褐色的小树。
树上生出两根枝杈,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树杈上各有一片树叶,绿若翡翠。
第三片树叶在两根树杈中间,缓缓成型。
一树,两杈,三片叶,从无到有,一而再再而三,奇妙的韵律在树上流转循环。
“这是什么树?”阿尔忒弥斯惊奇道。
“它叫元素之光,长成以后,会结出元素果实,宛若星辰闪烁,非常漂亮。”佛洛狄忒道。
“确实很漂亮,还有吗,分我一株。”阿尔忒弥斯打量着小树说。
佛洛狄忒遗憾道:“只有这一枚种子,从天空之城带回来的。”
阿尔忒弥斯怔了怔:“你从天空之城回来,曹延让你把种植的植被种子也带回来了?”
“嗯。”
佛洛狄忒:“除了几种特殊的植被,比如混沌稻谷的种子被他收了回去,其余种子每样我都带回来一颗,他并未禁制。”
阿尔忒弥斯上下打量佛洛狄忒:“你和曹延没什么事情吧?”
佛洛狄忒笑道:“能有什么事?你觉我喜欢上他了,还是他喜欢上我了?”
顿了顿道:“其实喜欢上曹延也没什么奇怪的,他确实很吸引我。”
“你现在的念头很危险。”
阿尔忒弥斯下意识的敛了敛眉峰。
这时不远处有一个女侍快步走来,道:“格耶尔教子来了。”
佛洛狄忒脸上的笑意扩散,眉眼微弯:“你看,他总比格耶尔要好吧。”
阿尔忒弥斯哑然道:“你回来三天,格耶尔和瑞亚谁来的更勤勉些?”
佛洛狄忒的念头忽然转到曹延身上。
她被曹延两次囚禁,长达年余时间,见到曹延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曹延对她和狄俄,从无纠缠,对比起来,曹延的洒脱自负,远非格耶尔之流能比。
凉亭外,格耶尔身穿淡金神袍,步履从容,由远及近。
他老子出世归来,格耶尔的精气神似乎也跟着得到了升华,神采飞扬,整个人像是会发光的样子,有着远超以往任何时候的过人气质。
他远远的打量着厅内的佛洛狄忒和阿尔忒弥斯。
佛洛狄忒的视线仍然在关注刚种植出来的树苗,保持着上身略微前倾的姿势,从侧后方看,她腰臀处的圆润将长裙撑起分外饱满的诱人形状,格耶尔眼神中的炽热一闪而逝。
“阿尔忒弥斯女神也在。”
他走近后,开始和佛洛狄忒二人展开交谈。
————
某位面,一座屹立在高山之巅的庞大城市,曾经是该世界的经济中心之一,高楼林立,繁华无比。
然而此刻这座城市被天际坠落的陨石撞击,已经彻底被毁,连带它所在的山峰,也被撞击崩裂成了无数的碎石。
周边数百里内,处处皆是破败景象,地面上裂痕密布,土石飞扬。
陨石的撞击,甚至撼动了整个位面的稳定性,诱发了地震和和地壳深处的活动,大地动荡,汪洋倒灌,满目疮痍。
此时此刻,该世界的众生为之蒙难,生灵涂炭亦不足以形容。
曹延和阿撒兹勒离开绿丛林世界,穿梭时空,便来到了这个世界的高空当中。
曹延目光流转,扫视该位面的景象,道:“光明之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神祇间的斗争,居然波及到了普通人身上,将灾祸降临到了这么多世界。”
“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就像你走在一片草地上,前行过程中会将无数的草木踩在脚下,让它们倾倒断折,粉身碎骨,但你会对草木生出怜悯或是抱歉的情绪吗?”阿撒兹勒道。
“这是两个概念。”
曹延摇头:“你的意思是,在光明之主看来,其他的智慧生命,就像我们眼中的草木,所以他视人命如草芥,没把人类当成和他相同的生命?”
“实际上他是更高维度,全知全能的另一种生命形式,是事实。
异陆龙魂 边北狼王
神王的境界,代表着宇宙的核心意志,和常人,甚至是主神以下的神祇,都是完全不同的生命层次。”
阿撒兹勒说:“我曾经和你有过一样的困惑,很长时间都为此感到苦恼,所以才脱离了光明神系。”
比起阿撒兹勒,曹延的情绪明显更为沉重,徐徐道:
“这个位面叫克索拉位面,咱们下方被毁掉的城市叫庞拓古城。王梨前几天在这里遇刺,当时我还来过一趟,想不到就这么毁了。”
顿了顿道:“咱们开始吧。”
话罢身畔便有捕兽球浮现,强大的神力释放涌出,蔓延进入大地当中,开始稳定地壳深处的震荡和波动。
阿撒兹勒也随之出手,和曹延是类似的操作。
以身試愛:蠻妻願上鉤 華願雅夢
诸多位面遭劫,死伤无数,曹延和阿撒兹勒是来善后的,给光明之主开屁股,目的是让灾难停止继续扩散。
科莫位面。
太阳悬在高空之中,播洒出万重光芒。
地面上,大地被烘烤,一片赤红。
炽热的火焰在该世界迅速蔓延,温度持续攀升。
曹延和阿撒兹勒稳定了克索拉位面的灾变,便又赶到了这里。
金乌和冥凰两只神鸟被曹延放了出来。其中的冥凰腾空而起,穿梭空间壁,出现在太阳附近,身形骤然增长,羽翼遮天,驮伏太阳而行,将其缓缓推动回归原本的轨迹。
金乌则演化出其他八只金乌的虚影,展现出九只金乌横空的名场面。
校花的诱惑
它们共同吞吐,吸收科莫位面的火力,降低位面内的温度。
明月高悬。
曹延和阿撒兹勒返回天空之城的时候,已是深夜。
“我们喝一杯怎么样?”阿撒兹勒提议道。
曹延点头,俩人便来到阿撒兹勒在天空之城居住的浮岛神山。
他在神山上建了一座神殿,死亡骑士等堕落天使,目前都在这里落脚。
阿撒兹勒和曹延在浮岛边缘席地而坐,俯瞰天空之城。
夜色下,微风徐来
天空之城万点灯火摇曳,璀璨生辉。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阿撒兹勒问。
曹老板通过飞船餐饮机,和上次一样,转眼间弄出数种美食,两人边吃边聊。
“老实说,我不太确定接下来要干什么。打又打不过,不打心里气难平,郁闷。”曹延道。
阿撒兹勒:“那就打吧,打不过也要打。除了我们,光明之主并非没有其他对手,光明神系统御诸天世界这么多年,宿敌不在少数,有些并不比咱们弱。泰坦神王和生命之母的存在,才让我们成了他最大的对手,他需要先解决其他麻烦,才能全力对付我们。
退一步说,即便不敌,不过一死而已,有何惧哉?!”
曹延莞尔道:“你灌鸡汤的本事居然也不错。”
“他说的没错。”一个沉厚的声音响起。
泰坦神王化作身高丈许的壮汉,从虚空中走出,来到两人身畔坐下。
“你的修行结束了?”阿撒兹勒问。
泰坦神王略一摇头,随手拿起曹延身畔的啤酒喝了一口,愕然道:“这是什么酒,如此难喝?”
曹延随手换了一瓶茅台出来:“你们尝尝这个。”
明月西移,夜色渐深。
三人喝酒闲聊,就当前的形势展开沟通,后来星空之主和至暗之神也赶来参与,五人一起进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