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wto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零六章 王翦:我想殺人【求訂閱】熱推-cubsx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白仲看着无尘子,是真看不懂了,好好的你把齐国拉下场是想闹哪样,说好的一起恰韩,结果你直接一个超级大召唤术把齐国拉下场了。
无尘子其实也是蒙的,他当初帮齐王建也只是想拉他一把,毕竟作为一个孝子,一个君王不应该落得饿死的下场。他也没想过齐国会下场,他想的只是把儒家拉下场而已,因为伏念要回小圣贤庄肯定是要路过韩国的,所以他是想坑伏念而已的。
“我说这是个意外,齐国不是我拉来的,你信吗?”无尘子看着白仲说道。
白仲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然后果断的摇头,如果是其他人说这话我会信,但是你说的,打死我也不信,这太像你们道家的风格了。
“你们信么?”无尘子看着六剑奴问道。
“我们信!”真刚剑主星鸿答道,其他人也是跟着点头。
“你们呢?”无尘子看向规,弄玉和少司命。
“我。。。信!”规看了一眼无尘子,点头说道。
弄玉和少司命都是点了点头,你说啥就是啥。
“所以,把他丢出去,不合群的家伙,留着碍眼。”无尘子看向白仲说道。
六剑奴点了点头,架起白仲就丢出去。
“你们摸摸你们良心看看会不会痛!”白仲惨叫道。
“真不是我叫来的。”无尘子看着少司命无辜的说道,秦国虽然强大还不是强无敌,他怎么可能把齐国拉下场。而且到现在他都没看懂齐国为什么会下场。齐王建的性格他也知道,不像是这种敢跟秦国硬刚的样子,怎么突然就下场了。
少司命眨了眨眼,她确实相信了这不是无尘子找来了的。因为晓梦跟他说过,无尘子大多时候都是心里没底的忽悠人,而这种时候他都会去看别人的眼睛。所以她相信这次真的不是无尘子拉来的。
无尘子松了口气,却是要想着怎么善后了,毕竟齐国可不是小国,这可是从春秋打到现在一直屹立在东方的大国,但凡君主硬气一点,直接暗中操练出三十万大军都是很容易的。
白仲也是叹着气,齐国这次的举动太吓人了,让人完全看不懂他们想要做什么。
“要不我们去把齐国的迎亲使节全都弄死了?”无尘子摸了摸鼻子说道。
白仲愣了愣,你是有毒吧,自己惹出来的事,解决不了就想着洗牌重新玩。
“没有用,你这么做只会让陶邑直接被齐国给吞了。”白仲白了他一眼。
秦国可是有一块飞地陶邑就夹在齐魏之间,齐魏垂涎陶邑富庶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把迎亲使节团杀了,齐国就敢直接把陶邑吃了。
“唉~”无尘子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了前辈们为啥惹完事就跑,从来不去管后来发生了什么。
“新郑最近都在干嘛?”无尘子看着白仲问道。
“姬无夜一直在跟张良和张开地相斗,韩王安依旧是混吃等死,坐等两家分出胜负再拉偏架。”白仲说道。
“张良他们不知道齐国使节团迎亲?”无尘子有些好奇,这么大的事情张良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不知道吧,百鸟最近一直在搞事情,扰乱了他们的视线,所以整个韩国现在都不知道齐国使节团迎亲的事情。”白仲说道。
幽冥花事 河泉岳
“姬无夜想干嘛,齐国使节团迟早都会到的。”无尘子也有些不懂姬无夜到底要做什么了,这种事怎么可能瞒得住。
魔欲焚天
大将军府里,姬无夜也是愤怒异常,齐国使节团越来越近,瞒也不能瞒太久了。
“兵变吧!”乌说道。
姬无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兵变,你真敢想,魏无忌都不敢做的事你以为我敢做?
“我的意思是让白亦非假意兵变,然后韩王只能请大将军去平乱,大将军就以此为要挟。”乌继续说道。
姬无夜目光一凝,这倒是个好办法,而且齐国使节团还没有出齐国,他们还有这个时间。
“告诉白亦非,假意士兵哗变不愿卫庄去统领他们。”姬无夜瞬间想到了,还可以以此为要挟,把军队牢牢掌控在手上。
“诺!”乌点了点头,以猎鹰传讯给正在边关的白亦非,让他手下的士兵哗变,不给卫庄前去统帅的机会。
白亦非收到了猎鹰的传讯,皱了皱眉,不懂得姬无夜又要做什么,面对蒙武的大军还敢搞出士兵哗变这种事,是怕蒙武真的不敢打过来?而且最近有线报野王一代也有一支不知人数的秦军在集结。
“传讯给大将军,军中已经哗变!”白亦非想了想还是点头说道,至于麾下的大军肯定是不能乱,只是派个斥候回去禀报说乱了。
野王的秦军才是白亦非最担心的,因为野王一直是赵国在替韩国驻守的,现在突然有秦军集结,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偏偏蒙武又大军压境让他没办法离开南阳,所以只能随时保持关注。
秦赵大军终于是开赴到了燕国边境,李信却是想死了,他怎么就信了王翦说的李牧不在军中。结果一路出征到现在,李牧天天是拉着他给他讲解兵法,然后套他的话,要不是他反应快,早就被李牧把十八代祖宗都套得一清二楚了。
“这个小将不简单!”李牧完成了日常套娃,皱了皱眉,从出兵到现在,他每天都去给李信讲兵法拉关系,然后不经意的去套他的话,只是每次一到关键李信就避开了。
“王翦现在还在上党?”李牧日常询问一次,只要王翦不动就一切安稳。
“不在了,秦王调令,调王翦回函谷关坐镇,由副将杨端和代掌大军。”亲信说道。
李牧瞬间背脊生寒,秦王疯了才可能把王翦调回函谷关去驻守,还是让杨端和来掌管大军,要是王翦和蒙武互换他还信,但是只是把王翦调回,这绝不可能。
“秦军主力可还在上党?”李牧站了起来问道。
亲信皱了皱眉道:“秦王召令,遣散了大军,各自归秦。”
“糟了!”李牧呆住了,从上党情报传过来,至少要两天,而两天时间已经足够秦军集结在野王攻克野王了。
终极兵王
李牧叫来了李信,看着李信,叹了口气,这次他被算计了,王翦这一手,把他牢牢的钉死在了大军之中,还有李信在一边卡着,他根本走不开,不然这十万大军,肯定也会被李信和燕国消磨殆尽。
“可以说说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了吧?”李牧看着李信问道。
李信目光闪躲,不敢去看李牧的眼睛,开口道:“信不知道大将军在说什么。”
“你是一枚弃子,目的就是为了把我留在大军之中,然后干扰燕赵之战。把赵国的主力全部留在这里,王翦现在恐怕已经是带兵南下陈兵野王,就等我们这里打起来,然后攻打韩国了。”李牧一点点的说道。
李信目光一凝,李牧不愧是名将,居然猜到了王翦的意图。果然自己就是个萌新,神仙打架他根本插不进手啊。
“你们赢了。”李牧叹了口气说道,有郭开做监军,又有李信的五万大军守着,他只要敢离开,这十万大军将毁于一旦。而他如果进攻李信的五万大军,输赢不说,绝对要背上攻杀盟军的罪名,他必死无疑。
加上现在一切也都是他的猜测,在没有得到王翦攻打野王的情报之前,他根本不可能帅军回师,王翦把他们进军的时间都掐算得死死的,燕赵不开打,王翦绝不会去碰野王,而一旦燕赵交战,王翦肯定也会直接攻打野王然后覆灭韩国。
这就是王翦的兵法,堂堂正正的阳谋,即使他看出来了也无能为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存赵国的实力,如果韩国能争点气,坚持到他帅军支援就更好了。
“恐怕王翦告诉你的是,让我们跟燕国打起来,确定我们缠斗以后才会帅军南下吧?”李牧看着李信说道。
李信不语,他发现他可能也被王翦坑了,王翦根本没有等他们打起来就已经出兵了。
“驻守阙与的蒙恬和你相比如何?”李牧看着李信问道。
“蒙氏双杰,蒙恬善兵,蒙毅善政。”李信说道,没有透露太多的东西。
“真羡慕你们。”李牧叹了口气,赵王一直在防备着他,还拍了郭开来监视他,唯一一个能打的廉颇也被弃之不用。而王翦领兵出征,秦王却敢将所有大权交给王翦全权处理,连国书这种东西都敢给王翦自己决议。
而且秦国的将门实在太多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缭坐镇咸阳,外边又有王翦蒙武这样的名将领兵,而后又有蒙恬,李信这种年轻的将领,三代之内,秦国名将不缺。
“你说我把你绑了,能不能让你麾下的秦军哗变?”李牧看着李信笑着说道。
李信脸一僵,随即摇头道:“秦国军法,主将被俘等同身死,由副将接掌,出征之时都是一主将一副将,而我的副将是羌隗,大将军把我绑了也不可能让麾下哗变。”
李牧叹了口气,秦军军法严苛,虽然军功可封爵,但同样也是最严苛的。
“既然已经知道你们的秘密,你觉得你们能阻拦我攻克燕国?”李牧看着李信问道。
“如果阻止不了,我们只能让大将军回邯郸。”李信说道。
李牧叹了口气,就知道会是这样,赵王不会信他,这是他没法改变的,即使知道李信他们会这样做,他也根本没有办法,这就是名将的悲哀吧,没有输在战场上,却输在了朝堂上。
文明之星神劫
然而,让他们都出乎意料的是,齐国居然要迎娶韩国公主为后,与韩结盟。
“看来人算不如天算,你们还没有赢。”李牧突然松了口气,千年不动的齐国居然突然要跟韩国结盟,也许说不定这是个契机,他们可以再次合纵攻秦。
狂妃嫁到:皇上請翻牌
西邊雨
李信也是呆住了,他们算了一切,却是漏算齐国会突然出手。
枕边有谁
王翦自然也收到了白仲的传讯,瞬间就想带人把无尘子弄死,老子都把一切算的好好的,结果,你把齐国拉下场了。所以王翦只能选择按兵不动。
“我想杀人!”王翦杀气腾腾的说道。他一直很敬重无尘子和道家做的事,结果现在这一手,真的是让他看不懂了,无尘子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