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bcs精华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討論-164、青雲化雨劍閲讀-lv3n7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就在此时,上首的钱老祖几人忽然神情一动。
“嗯?”
钱老祖目中透出一丝惊讶。
只见双手低垂的林筱儿竟没有如之前一般出剑,而是身形急退,让过那些碎石。
“嗡——”
眼见碎石已是将要飞出战场圈子,宁致远手臂一挥,一道灵光将三丈方圆罩住。
他不是十八世家之人,算是中立,此时出手,合情合理。
碎石击在光罩上,化为粉末,瞬间弥漫。
“仓——”
黯淡尘埃中,一道剑光划破,直直搭在钱一峰双拳之间。
往前三寸,便是钱一峰的胸膛。
双拳前伸的钱一峰身形僵立,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剧烈起伏,面孔涨红。
这一剑出的时机巧妙,让那些筑基大修都不禁颔首,看向林筱儿的目光,多了一丝欣赏。
这个小女娃还真是练武的好苗子。
林筱儿的剑光缓缓回收。
就在这时,钱一峰忽然大喝一声,身形一扭,堪堪让过胸口要害,右手拳头直砸向林筱儿。
玄天霸體決 兩人行
这一击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此时他并未认输,出手也未尝不可。
何况自来就是兵不厌诈。
而且这一击,明显是一拳换一剑,两败俱伤的打法。
钱一峰虽然让过胸口,但剑光只需往前一挺,便会穿过他的肩膀,轻则手臂被废,重则性命不保。
当然,他一拳砸下,自信能将林筱儿当场击杀。
王爺別逃:替身王妃要轉正 為妾懂妳
活到最后之人,才是胜利者。
入军伍第一天,当时的伍长就这么说过。
钱一峰脑海中闪现这一句话。
这电光火石之间的翻转,似乎将所有人镇住。
便是远处的韩啸,也抬起头,看向林筱儿。
这是这么久来,韩啸第一次正眼去看赌斗场。
死寂鎮
林筱儿原本微闭的双目睁开,看向将目光投过来的韩啸,目中有着一丝喜悦。
原来,这就是心剑。
她的身形在原地陡然散去。
是的,如云雾般,化为一道云瘴散去。
只是那剑光还在,而且绕着钱一峰一转,轻巧巧挑在他的脖颈风池大穴。
剑光入肤三分,不多不少,一道淡如烟尘的灵力透入,让钱一峰双眼一黑,瘫软倒地。
林筱儿的身形再出现,已经在钱一峰的身后。
“青云宗的青云化雨剑,你是青霄岭上青云宗弟子?”
鲁沉目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看着林筱儿出声道。
禽迷婚骨 藍斑
林筱儿点点头。
刚才,她心中明悟,对剑道的理解瞬间透彻几分。
这青云宗的剑术立刻如拨云见日般,在她面前没有了丝毫的挂碍。
每一门剑术,她都能达到登峰造极、融会贯通的最高境界。
“青云化雨剑是青云宗宗主一脉嫡传,你是青云宗嫡传弟子?”鲁沉又是出声。
一位福地宗门的嫡系,身份不比一般的世家子弟差。
而林筱儿如此年岁,剑术已是到这样境界,却屈身为韩啸侍女,这谁能想得到?
林筱儿依然没有说话,只淡淡点头。
“既是仙宗嫡系弟子,来我世家也是贵客,刚才是我们做差了。”陆晨转首看向四周,然后将目光定在林筱儿脸上。
“这赌斗就此作罢,如何?”
之前只当是普通赌斗,这小丫头不过是个侍女。
可此时看来,竟是一位仙宗嫡系。
今日就算赢了此女,也会惹来麻烦。
大楚的道门势力之大,仅次于朝堂。
极品医仙
世家明目张胆欺压一位仙宗嫡系弟子,道门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公子说斗,便斗,公子说罢,便罢。”
林筱儿淡淡说道。
公子,韩啸。
随着林筱儿的话,所有人再次看向韩啸。
周文标第一次对韩啸有了嫉妒之心。
如此美貌侍女,还如此言听计从,你竟舍得拿来赌斗?
众人目光之下,韩啸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最是光陰留不住 寂寞之鴿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赌斗若罢,此丹,怕不能留在十八世家啊……”
他手捏灵丹,语气中带着可惜。
不斗,灵丹就带走。
十八世家三位假丹,只有两颗灵丹。
若无第三颗丹药也就罢了,三位假丹境老祖也不会真为此闹出什么不愉快。
关键是,第三颗就在此处,就这么放弃,那不能因此结成金丹的那位,心中必然不快。
韩啸话语出口,场中那些筑基之上人物已是齐齐色变。
特种教
身为世家子弟,却以手中灵丹为饵,为难世家,这韩啸,难道是要自绝于昌宁世家门庭?
其他那些低阶的世家子弟个个愤愤不平,看着韩啸满脸怒色,恨不得上前直接将那丹药抢走。
“好,既然如此,那便再斗就是。”钱老祖冷冷开口,然后看向韩啸身边的宋玉宝道:“宋玉宝,你上场。”
上场?
你们没去过青霄岭,不知青云宗魔女之名,我宋玉宝能不知?
筑基境都一剑斩了,何况自己才初入炼气后期?
那些后辈子弟听到钱老祖点了宋玉宝之名,面上都露出一丝狂热。
朱九、韩八、吴十五,宋玉宝和钱进,这些都是近些时候世家中风头一时无两的人物。
这才是世家的真正精英。
宋玉宝上场,稳操胜券。
“玉宝,可莫丢我宋家颜面。”不远处的一位宋家筑基境长辈高喝道。
他不说话,何人知道他是宋家长辈?
“宝少爷出手,这小丫头只能折剑而返。”
“就是宗门弟子身份,赢的太干脆,怕是有些伤颜面啊。”
“放心,宝少爷有分寸,绝对会让她漂漂亮亮的输。”
……
一时间,大厅之中议论再起。
“那就是宋家的宋玉宝?不知可婚配了?”
“他们踏入仙途的,怕是不会这么早谈婚论嫁吧?”
许玉娘身边更是不少这样的议论。
“此等少年郎方才配得上我钱家嫡女,不似那些不知尊卑、寡恩薄情之人。”
钱二夫人恨恨的看一眼远处的韩啸,又看向他身边的宋玉宝,朗声说道。
“那是。”
“自然是这道理。”
……
议论声顿时又烈几分。
可过这些时候,宋玉宝竟是坐在那,丝毫未动。
场中议论声渐渐平息。
“那个,老祖,宋玉宝自知不是林仙子对手,就不上去献丑了。”
宋玉宝站起身来,向着钱老祖一躬身,然后又复坐下,低头不语。
臨時探員
不上场!
十八世家后起之秀,宋玉宝,竟然直接认输,拒绝上场。
一时间,场中再次诡异的宁静。
钱老祖面皮抽动,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