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u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第九十五章 處理展示-9uze3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虽然实际的力量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才能够重现,但是夏冉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对应的高度,堪称非神近圣的层次。
而且只要境界达到,暂时就足够了——
他理所当然的揭开了一直都存在于自己身上的一重自我封印,重新获取了那些被屏蔽的记忆。而在这个问题上,引用神秘学之中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关于微妙的神秘联系的重新建立的问题。
当你注视着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正如同灵视越高,就越是可以看到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事物,从能够更加接近于世界的“真理”,但是也正是因为对不符合常理的知识了解越多,越是接近真相,所以就越是有接近疯狂的危险……
毕竟在不知道的时候,某些东西就是不存在的,你看不到它,它也伤害不了你。而一旦知道了,那么互相之间的「联系」也就建立了起来。
“唯心不死……麻烦的特性。”
魔术师手抵下巴,很是冷静的思索着,这件事情也的确是需要处理了,本来就不可能说这么一直搁置下去。
况且说起来,「封印」这种手段总是相当微妙的,似乎无论在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下,封印只要能够成功,都能够发挥出相当不俗的效果;但是同样的问题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封印其实都是下下之策。
治标不治本,只要不是彻底从源头上解决掉问题,那么封印的本质就不过只是逃避面对问题和拖延时间罢了——
假期作业就交给明天的我了.jpg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样,就算是他彻底删掉了自己的记忆,断绝了最后的联系,也不会说直接就解决了问题。梅法拉带来的隐患依然客观存在于他的本质之中,甚至于会更加危险,因为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也不知道了。
所以对于这种事情反而是毫无防备,或许在他将自己所期望的法理与世界,于自身内侧展开,化作既是天空也是人体大小的宇宙本身的过程之中,原力移动、重新排列,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创造出可行的条件,从而在内部诞生新的“神”。
——知道的话,虽然会加深联系,加速魔神复苏的速度与效率,但是至少能够针对性的应对。
——要是自己都不知道的话,即使是斩断了联系,极大的压抑了魔神的复苏可能性,然而需要面临的风险却明显是更加可怕的……到时候真的是死了,都不知道自己的死因是怎么回事。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境界的魔法使也只能够选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削弱梅法拉的力量,然后在前期封印记忆,斩断联系,极大限度的压制住祂的恢复速度,却没有选择彻底删掉那些相关的记忆。
只是让夏冉在抵达同样的高度,获得同样的超越者视点之后,就能够重新拨开迷雾,看到之前被隐藏起来的那部分轮廓。
这的确是最为明智的处理方法了,争取时间,不断拖延梅法拉的复苏,让这一场战争的节奏落入自己掌控之中。
“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我只是境界差一筹,力量也还不够,梅法拉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力量,现在连自我都还没有恢复……”
夏冉仔细统筹自己掌握的情报,确认情况也的确没有太过糟糕。虽然说在超凡之路上,越到后面差距就越大,从单体世界到多元宇宙,从物质现象到维度时空,从绝对有限到相对无限……
再怎么凶残的天命主角也好,越到后面就越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越阶挑战。
别的都不说,就光看他自己创造开辟的七候境界,前面的三境还存在越级较量博弈的可能,但是四境大修就已经是人间绝顶,修成近乎不灭的元素之身、纯能之体,法天象地,有若神明。
如果说前面三境的修士的所拥有的能力,还是流于表象的“冬起雷,夏造冰”,那四境大修就可以轻易重现“水中行火,木中生金”等更为本质的现象,毕竟他们能够驾驭五行,转换万物,支配天地最基本的元素构成。
面对这样的存在,低于这个境界的敌人根本就算不上敌人,来上多少都是炮灰的命,因为前者反掌即可动携天地,使得乾坤倾覆,河川逆流。
回到天国当附马
此境之下的修行者就算是再怎么耗尽法力,费尽心思,或者不顾代价的直接动用人海战术,也不会有任何的意义。即使是有成千上百的三境修士集结起来,然而对方一根头发就重若山岳,内中寄托的一道神意便足够斩杀一空。
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不管是四散飞逃,还是结阵抵抗,在那根头发落下之后,就肯定已经被斩了个干干净净。
三境到四境的跨度就已经这么夸张了,越往后的差距自然只会越大。
就是深深明白这一点,夏冉才会在一开始感到头疼,但是现在,他却又觉得情况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面对真正的神魔,他当然是不可能有任何胜算的,因为自己手段尽出对方也不痛不痒,而对方只要升起恶意的念头,他基本上人就没了。
然而,梅法拉却因为多疑与不信任,只选择了坚定不移的执行了祂自己的绝密计划。
此时的坠落是为了彼时的飞升,所以不惜自废武功,也要确保计划的顺利执行……这本来不能够说是有错,毕竟要是一切都按照这位魔神的剧本来发展的话,祂是必然会在某一日取代夏冉的存在的。
而且祂放弃的力量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计划成功的话,就会瞬间在祂选定的尘世之躯里升华出原本的神明“位格”。
但是谁知道,本来蹦跶不了几天,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成长的夏冉,会因为一个意外逃脱这样的降维打击,不但硬生生的续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还将梅法拉的复苏苗头直接掐死在萌芽阶段。
直到现在,这位魔神也没有彻底复苏,没有主观能动性,也没有任何可以调用的力量,自然也不可能说直接秒掉夏冉。
所以魔术师还有机会慢慢筹划——
至于到底是选择继续拖延时间,争取将梅法拉的复苏延后,最好能够拖到自己晋升同等境界的时机到来;还是选择抓住这一次的契机,将那个魔神的威胁彻底从自己身上分离出去,还需要好好斟酌。
“彻底消灭是不可能的,我现在还做不到这种程度,所以无论怎么样,其实都只能够围绕「拖延时间」这一点核心来做准备……”
魔术师俯瞰着圆藏山下的城市,心中已经大约勾勒出了一个方案。
“可以想办法将祂的本质分离出来,然后在目前的状态下,尽可能的分割成多份,如果可以的话,它们自己就首先会内讧起来……然后要将每一份与其他的碎片分开,放去不同的天体之中……”
他想到的办法就是帮助梅法拉的进行数量规模增殖,然后利用这段时间,将不同的碎片镇压在宇宙之中不同的地方去,利用某种修正力的方向性,阻止碎片的聚合。
“嗯,不对,最好应该是放在不同的世界里。”
但是很快的,夏冉又觉得这样子还是不够保险,如果所有的碎片都在同一个世界里的话,那么就算是被流放到虚数空间、平行世界之类的地方去,那尊魔神也必然会很快就重新归来。
仅仅借助抑止力的机制,是很难确保绝对保险的,他也不放心。
还是把它分离出来,然后彻底撕碎了,再分别镇压在不同的世界吧!这个世界放一两块,那个宇宙放一两块,换着花样封禁镇压,最大限度地拖延它们可能聚合起来的时间到来。
嗯,再不济的话,还能够在空间之中寄存一两块碎片……
嗜血女皇不娇媚 媚药妖精
“Master!”
感觉后背被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的魔术师,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脑袋,枕上了一片温软,也正好对上那一双红宝石般瑰丽的双眸,正自上而下的凝视着自己。
“哦,夏洛特啊,怎么了?”
“吃饭了……我看Master你一直都没有回应,所以就上来通知你。”银发赤瞳的人偶小姐平静的说道,同时歪了歪头,“是在烦恼什么事情吗?”
虽然平时沉默寡言,理所当然的成为主人的影子,不过她也并非是真的没有情感和自己的想法,自然也会想着希望能够帮上自己主人的忙。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件麻烦的事情需要杀人抛尸,我正在计划应该怎么操作,你不用担心……”夏冉摇摇头,温言宽慰自己的人偶女仆,表示让对方不用担心太多。
他坐正身体,站起身来,轻轻的跳下到院子之中。
“杀人抛尸?需要我帮忙吗,Master?”
紧随其后出现在他身后的夏洛特轻轻蹙眉,如此问道。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那么她来处理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主人为之烦恼才对。
“这个还是我来吧,夏洛特你不太适合……”魔术师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亮。
鬼王嗜宠:逆天小毒妃
他直接伸手往空气之中轻轻一抓,一个紫发过膝的少女就被他这么的从空无一物的空气之中拽了出来。
“喂,太过粗暴了吧……”BB没有犯迷糊,比如说反应不过来什么的,而是第一时间就撅起嘴,不满的向他抗议起来,“至少提前和我说一声再拉我吧,你就没考虑过我可能在换衣服或者洗澡什么的吗……”
“你一个AI也需要换衣服或者洗澡吗?”魔术师一脸惊奇,捏着下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的身体,“我还以为作为一个投射到外界的交互界面,其实就是皮肤立绘以及建模风格的不同而已。”
“……你知道得太多了。”
“好了好了,你不是一直抱怨我没有给你捏个身体吗?现在不是有了,还抱怨个什么劲……”
“说到这个,我想要的是一个前辈你亲手炼成的炼金人形啊……”BB更加不满了,她举起纤细白皙的手臂看了看,脸颊鼓了起来,“不过你直接将我的灵魂情报物质化,这一点我是没有想到的。”
她有些好奇的抬头盯着夏冉问道:“这是第三魔法的运用?”
“对啊,复制灵魂,转移灵魂,将自己或者他人的灵魂物质化……”魔术师点点头,一脸轻松的说道,“好像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简单到不得了……”
不会之前觉得怎么都想不明白,现在掌握了却又觉得原来道理这么简单,自己之前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一直想不通?委实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停停停,再这么说下去,前辈你肯定又要放地球炮了!”
————
BB交叉双手在前方,做了一个禁止继续的动作。
“有什么事情需要BB酱我帮忙的就直接说吧,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不过不一定会帮前辈你的哦,打工妹也是有尊严的……”
“瞧你说的,难道我叫你出来就一定是有事情吗?”
與愛情為鄰 秋夜雨寒
“那就是没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咯?”
“……有……”
紫发的小恶魔系顿时眯起眼睛,哼哼了几声,她很是不高兴的打量着眼前的魔术师:“果然BB酱我的定位就是工具人呢,前辈真是太狠心了,用不着我的时候,连身体都不愿意给我……”
“喂!你这句话很有歧义啊,什么叫做连身体都不愿意给你……”
夏冉扯了扯嘴角,轻咳一声,将话题拉了回来,“算了,直接一些吧,我现在有一个不错的企划……”
“不干!没兴趣!”BB高冷的一口回绝,被放置play了这么久,她觉得自己也是需要表现出一些矜持傲气,展现一下自己的小性子才行,和这人的互动一直就没有掌握过主动节奏,这样下去可不行!
“能够让你随心所欲的折磨很多人,看到他们痛苦的表情……”
“……”
“……”
“咳咳,本来呢,BB酱我是没有兴趣的,不过谁让我对前辈你的要求实在是无法拒绝,就算是再怎么委屈自己,也一定会努力帮上前辈你的忙的……”
紫发少女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状似羞涩的偏过头去,装出一副轻声而又纯情的少女情怀的模样,仿佛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就知道。
莫泊桑短篇小說集
夏冉撇了撇嘴,正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了院子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房间门打开的声音。
一脸朦胧睡意的远坂凛,以及神采奕奕的间桐樱走了出来,前者摇摇晃晃,似乎还没有恢复正常的思考能力,后者却已经一眼就看到院子里站着的身影,顿时露出了喜滋滋的笑意:
“哥哥,早上——她是谁?!”
樱无比愕然的看到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騎士王的騎 守護星
那个紫色长发,脑袋侧系着红色丝带的少女,羞涩的偏过脑袋去,穿着高跟靴的一只脚轻轻踮起,另一只脚无意识的在地上画着圆弧,双手还背在身后,看上去就是含情脉脉的样子。
场景都仿佛变得旖旎起来,或许背景色都是粉色的!
一瞬间,就连樱自己都搞不清楚,这是不是自己最想看到的展开。
但是……但是……
如果自己在那里的话,那么自己又是谁……思维一下子就完全混乱了起来,少女的表情凝固,愕然的微微张开嘴巴,目光不知所措的在对面两人的身上来回徘徊。
洪荒传奇之红云传 雾阳
“哎呀,是作为BB原型的素体呢,姐姐或者应该说是母亲?”对面的紫发少女转过头来,也是微微一愣,紧接着眸子里瞬间闪烁着恶趣味的光芒,“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呢,叫做BB酱,是前辈以樱的情报为标准克隆的个体之一哦。”
“咦咦咦?!”
间桐樱高声叫道,貌似一瞬间就对她突然爆出了不得了的设定啊!
而且“克隆的个体之一”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还远远不止一个吗?!
“没错,BB酱的身体是假的,心是借来的,单价只有十八万円,库存还有两万个,BB20001回答道。”
紫发的小恶魔连连点头。
“是不是太便宜了一些?”樱的脑袋一片空白,“而且为什么……数量这么多啊!”
“没办法呢,这是因为前辈对自己的妹妹的邪念,让他跨越了作为人类的底线,用上了克隆的……呜呜呜——”
魔术师勒住紫发少女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平静的回头看向了身后的银发赤瞳的人偶女仆。
“夏洛特,你刚刚不是说想要帮忙吗?现在来搭把手处理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