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p2i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679章 學到的就要教人(盟主‘半生不熟002’+1更)熱推-n72m9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
………………
公历4月20号,农历三月十八。
谷雨。
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
申城难得的是阳光相伴的晴好天气,体感温暖舒适,适宜室外活动。
上午十点整。
由谷雨亲自主持了前沿最新消息媒体发布会。
特邀部分知名媒体来了前沿公司。
流程非常非常简短。
谷雨就只说了一句话:
“前沿首届科学开发者大会将于2011年5月22日~5月24日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敬请期待。”
之后是一支1分01秒的宣传短片。
以极简的科幻线条画风介绍了首届前沿科学开发者大会上可能会展示的技术。
着重提到了女娲3.0,其余全部为敬请期待。
在宣传短片中,前沿科学开发者大会的英文宣传名为:The QianYan….
并没有省略英文表述的省略号。
原本计划是女娲实验室单独的开发者大会,经过多维考虑,最终定下来还是以前沿的名义来。
傷情 斜暉匆匆
范围更大,也更有份量。
毕竟一个女娲实验室的体量,在将来会越来越撑不起一场大型的全球范围的科学开发者大会。
而用前沿的名义,则代表着将来各个实验室的优秀研究产物都可以拿出来秀一秀。
道尺魔丈
所以最终定下来的就不是女娲开发者大会,而是前沿科学开发者大会。
至于英文宣传名……
學園都市的第六等級
完全是方年的意思,他就很简单的定下来名字:“在英文上要突出一个前沿的逼格,我前沿说这是什么会议,这就是什么会议,是不是就很形象了。”
“直译过来也很好说,这前沿……”
“多好。”
温叶一口气硬是堵在嗓子眼。
她从上周四下午开始准备的相关事项,包括确定名称等等——没错,一般方年会拿到对外场合说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是临时起意。
温叶一开始定下来了跟苹果的WWDC差不多的名字,叫nwDC。
后来又定了一个更长的,叫nuwa Advance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velopers Conference,简称nw ASTDC。
中间还参考微软的Microsoft build搞了个nuwa future。
反正……
后面方年定下这个‘The QianYan…’后,一旁的谷雨绘声绘色的描述了温叶温总在构思名字时的魔怔,和那一把把掉下来的头发。
就特别的上心。
结果啥也不是,方年一锤定音,把温叶鼻子都给气歪了。
偏偏今天的消息发布不仅仅是谷雨节气,还是谷雨主持,温叶酸得眼睛红红的。
毕竟连会议地址都是温叶定下来的。
至于这个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其实是原来的世博文化演艺中心。
今年年初被梅赛德斯冠了名,正式更名成了现在的名字,一开始还用作了奔驰的125周年庆……
简单的消息发布会几乎是以现场电视直播的形式,登陆东方卫视的二线频道,同步登陆各大门户网站。
在宣发这件事情上,有当康游戏的经验,前沿可以说是专业的。
不比那些明星发布会什么的弱。
几乎是10点05分就彻底霸占了各大门户网站、社交网站平台的最醒目处。
前沿不仅专门准备了宣发费用,还有几乎所有跟前沿有关联的企业官方都在第一时间转载了相关新闻。
其中有女娲实验室本身,国内国外都有发布,国外不仅是在GitHub上更新消息,还通过推特等渠道更新了消息。
此外,小米官方、魅族官方、菊厂手机官方等等都有转载。
稍晚些时候,微博平台、鹅厂门户网站、熊厂等十分主动的置顶了相关消息。
不出10分钟,相关消息推送了几乎每一个正在网络冲浪的人,当然,只包含正在冲浪的,打游戏的、打开电脑看个桌面听个歌的自然是不知道的。
微博平台不负众望的成为热议最多的平台,没有之一。
“前排,这还是前沿第一次正式对外发布消息吧,那个消息发布人挺好看的,声音也挺好听的啊!”
“女娲3.0要来了?还会有手机发布?”
“一直只听说过苹果的WWDC,微软的build大会,没想到前沿居然也开始搞了起来。”
“期待,支持。”
“在科学技术领域,前沿还真是国内为数不多能拿得起的公司。”
“反正至今为止,中国也只有一个自主度非常高的女娲系统,没听说过别的系统。”
“只有我关注这个大会居然会持续三天吗?这是要发布多少东西啊?!”
“坐等前沿牛逼。”
“……”
“……”
坐在前沿办公室,方年晃着退一鸭一鸭悠。
吃了颗樱桃,方年咂吧嘴:“这声势是造出来了,当下全网最热,到时候能不能上点档次就得看女娲实验室和女娲联盟给不给力了。”
“一个女娲3.0的噱头还不够吗?”温叶好奇道。
方年随意道:“也不是不够,我是寻思把名义拔高了前沿,一个女娲3.0多少有点单薄,希望这一个月时间里还能有所突破吧。”
说到这里,方年目光扫过办公室的众人:“有件事情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大会上前沿办公室这边最起码还需要两个人进行单元演讲。”
“包括关总吗?”陆薇语率先问了句。
方年摇头:“不包括,反正现在是你们五个人里面选两个,我是不参与的。”
已经彻底完成江浙皖前沿社团事务的吴伏城眨了下眼睛:“啊这……”
“我怎么觉得我是必须得上?”
方年是特定不上的,前沿办公室就剩下他一个男性,怎么也得代表一下吧。
迎着吴伏城的目光,方年轻轻一笑:“瞧瞧,吴老哥这觉悟就是好。”
吴伏城:“……”
陆薇语、温叶她们都笑了。
说是五选二,其实是二选一,或者三选二。
吴伏城是必然要去的。
刘惜是必然不去的。
所以其实就是温叶跟谷雨两人中决定谁去,陆薇语就是看她自己个愿不愿意现在去站到聚光灯下。
温叶跟谷雨是逃不了的。
两人都是有轮值CEO的岗位,虽然谷雨现在还不够水准挑大梁。
末了,谷雨主动道:“温温去吧,温温毕竟现在是前沿CEO,她不去不像话,我有今天这待遇足够了。”
温叶看了眼谷雨,然后道:“行。”
“……”
方年目光一扫,点点头:“那就先这么定。”
“另外从今天开始还有一项决议,这个我就动用我大股东的绝对权益了。”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认真道:“从今天开始,前沿每年将支出不低于三百万人民币的安保费用,专门给你们提供安保服务;
具体会分成两块,一部分是公共安保,一部分是私人安保。”
“你们要做的就是适应,包括刘惜。”
刘惜脑袋尖尖抬了抬,然后僵住了。
包括温叶、谷雨、吴伏城都很不理解,这项决议有点太突然了。
他们……
怎么就成了需要安保服务的人了?
从这个费用支出来算,他们加一块的年薪都不到300万的一半。
“我……”
“我们……”
在温叶跟谷雨嗫嚅着要说点什么时,方年直接打断了:“我说了,你们要做的是适应,我没有征询你们意见的意思,这件事情早在月初就开始准备了。”
“正好上周末我去了无锡,这两天才算完全定下来。”
“……”
现在除了村长他们那个专门给方年、陆薇语、关秋荷提供全方位安保的团队外。
又新增了两支小团队。
一个是前沿股东私人安保团队,分成两组,一共只有三个人。
因为温叶、谷雨、刘惜都是住在一块的。
两女一男。
其次是额外的家人安保团队,这一支隐私性比较高。
在这之前,明面上是有三毛跟二子偶尔交替简单执勤,不仅是在君庭,还有在明珠小学附近。
现在是多了一支跟村长他们互为平行,更私密的队伍,具体人数连村长都不知道。
只有方年清楚。
其次还会有公共安保,这类就比较简单。
额外的,还有一个从事实上被多数人遗忘的人:
心謎情深處
陈遥。
算下来已经有一年零三个月没在熟人那里冒过泡了。
再有几年,曾经棠梨八中的同学们可能都想不起来这个人叫什么。
而实际上,鹏城华太安保的总经理私底下已经变成了陈遥。
从任何一个角度上来查,陈遥不仅是跟方年没任何关系,跟棠梨都没有了半毛钱关系。
他的身份信息也完全被变了。
也没有太特别的流程,只是常规大众化操作,因为有个词叫:孤儿过继。
可以用一个字形容陈遥的路子:灰。
…………
…………
在谷雨代表前沿主持消息发布会时。
远在京城的关秋荷以个人名义捐赠了1.6亿人民币。
当然,这笔钱其实还是当康来支出。
一句话可以形容这件事情:慈善捐钱就是有钱人做的游戏。
至于为什么忽然捐钱。
基本没有前因后果。
就是关秋荷在京城待了一些日子,然后要离开时,好似忽然决定的捐了一笔钱。
硬要说的话,就是当康公益基金第二个公益教育集团正式成立后,第二座大型学校刚好在今天奠基。
总之……
关总在京城足足待了11天。
花了10天时间,才理顺京城前沿院背后的复杂关系,推动了前沿院继续朝下发展。
关总也在捐完这笔还算挺夸张数额的款项后,离开了京城。
下一站是贵州……
跟大家一起吃午饭时,方年望着饭桌上的人,不无感慨:“关总也是个天生劳碌命呐,忙完京城的事情又要去贵州解决当康大型数据中心的事务。”
说着,方年啧啧称奇:“难怪能成首富,简直劳模。”
闻言,温叶跟谷雨恨不得把头低进碗里,她们实在害怕自己脸上的鄙夷神色过分明显。
连吴伏城都不得不别过头去。
要论不要脸,方年也是行业top级的。
…………
午后,方年同学游荡在复旦校园里。
他今天的课程早都上完了。
是在等陆薇语陆学姐上完她的课。
三点四十,游荡了十分钟的方年终于等到了陆薇语下课。
连忙迎了上去:“学姐喝口水。”
————
“学弟等久了吧?”陆薇语清澈透亮的眸子盯着方年,“其实学弟有事可以先走的。”
方年眼睛一眨,眉毛微微挑起:“学姐别瞎说,我一个大学生能有什么事情,我也就等了一会,之前……”
“一直在图书馆。”
陆薇语主动挽着方年的胳膊,吸了吸鼻子:“走一走?”
“诶。”方年脸上露出了愉悦而满意的神色。
“……”
复旦校园其实还是蛮大的,小树林也特别多。
方年向来是避开的。
哪怕是带着陆薇语也一样。
走在校园的各个马路牙子上,方年懒散的逼逼赖赖。
陆薇语很有耐心,基本都不打断,她是很乐意当方年的听众的。
听方年说了半天,陆薇语忽然说道:“你希望我去大会做单元演讲吗?”
“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方年不解。
陆薇语理所当然道:“身为前沿股东,前沿公司轮值CEO,前沿创新总经理,无论哪个身份我都应该承担一部分演讲发布任务。”
方年想了想,道:“主要还是因为你是前沿创新总经理这方面,我觉得石新荣也可以。”
“站在聚光灯下的生活可不是那么美好,再稍微晚一点吧,比如明年的大会,那时候我又可以特别的让大家注意到我的夫人是多么的优秀,我的软饭吃起来是多么的香。”
听方年这一说,陆薇语眨巴着眼睛:“……”
“先生,我能用你的脑袋碰撞我的手吗?”
“啊这?”
“要不然我送你最喜欢吃的大嘴巴子。”
“哦豁~”
陆薇语也不是着恼,她只是觉得方年这玩意有时候真不能要。
她一门心思想着公事的时候,方年总能挑个私事角度。
就摆明了要对着干。
不抬杠不舒服的样子。
末了,方年懒散的解释了句:“我并不是很喜欢在内部事务上想得太复杂,外部事务上的利益纠葛就足够让我忙活的。”
“我其实是特矛盾的,一方面很不喜欢耍心眼,一方面又要注意多耍点心眼,所以你明白了吧?”
“基本明白了。”陆薇语面露了然,“前沿办公室算是你在商业领域想要维持的最后净土。”
方年欣然点头:“对,还是夫人懂我。”
“……”
正说着话,背后忽然有人喊:“方年。”
回头一看,是李子镜,方年笑着打了个招呼:“子镜啊。”
“听说你不在实习部了,全力准备毕业?”
李子镜微笑着点头:“是,我还没写好论文,马上就要毕业答辩了,干脆还是安心做一件事。”
“……”
陆薇语特地帮方年问了句:“怎么没看到你女朋友啊。”
“她这两天出去玩了。”李子镜回答。
神武縱橫 夕聞
“……”
就着这个话题聊了几句。
比如曾幼来申城二十天了,还没准备找工作,一直住在附近的小酒店里,一百多元一晚。
不问可知,是李子镜承担……
临走前,方年随意的说了句:“其实有时候放弃确实是比坚持更难。”
“……”
走远后,陆薇语看了眼方年,问道:“你对李子镜好像有点好。”
“算是学长里的半个朋友,多少关注一下。”方年感叹了一声。
网游之零纪元
“其实子镜这种人是生活里最多的,普普通通的出身,没太大的本事;卑微、骨子里面很懦弱,但在外面又表现得很是大气的样子;
苦累活自己一个人干,场面的酒喝到自己傻逼都觉得没关系……”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说实话,我觉得我上辈子就是这样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学到的就要教人,我现在算是学到了一些东西,能多说两句就多说两句吧。”
听方年说完,陆薇语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可是你不也看出来他并不是喜欢吗?
真正喜欢的是上瘾的,不喜欢的才叫坚持。”
闻言,方年看向陆薇语,嬉皮笑脸道:“不错啊,夫人懂挺多啊。”
然后故意道:“你就是吃准了我从上辈子开始就对你上瘾是吧?”
陆薇语眉眼浅笑,漫不经心道:“好像当初是我先坦白喜欢先生的,论上瘾也该是我先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