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br9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諸天諜影-第六十九章 統御者的加冕!-lx1li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多谢前辈认可!”
石之轩进入混沌海洋,对着三代敬礼。
客气客气。
以他灭色孽,夺宝镜的姿态,那真是四代主宰中,最为霸道强势的洞察主宰,简直锋芒毕露。
“愿诸天长存,再不受外敌入侵!”
三代洞察主宰颔首,露出满满的欣慰笑容,然后闭上双眼,浸入混沌海洋中。
英雄聯盟
他所受的伤势太重太重了,有权柄之力在身时,还能维持,此时权柄交托给石之轩,立刻陷入沉眠。
并且要埋入漩涡深处,才能维持住最后一线生机。
前几代主宰传承时,也大部分如此,甚至有的性情刚烈,情势危急时,干脆当场牺牲。
事实上,如果战斗到了最为惨烈的关头,混沌海洋耗费太大,那么历代沉眠的主宰们也不会苟活于世,当以死亡的代价,为诸天贡献出最后的力量,尽可能重创主神殿。
那就真的是破釜沉舟,最后一击,一旦失败,诸天就彻底被主神殿奴役了。
此时尚未到那个时刻,石之轩行礼,加入到主宰队伍中,迎向大敌。
毫无旧伤在身的全新主宰,战斗力顿时不同,洞察权柄辐射万千,激荡出层层涟漪,所有八星级神魔仅仅是看到那光辉,都感到体内的源力发出颤栗,即将离体而出。
身为开国帝王,书院院长,圣门之主,白道之首,石之轩一路走来,从来都是先发制人,此时展现的锋芒,俨然是朝气蓬勃的全新气象!
带着材料世界去修仙 猫老师的夏目
第一尊四代主宰的诞生,使得战局进入新的阶段!
老旧更替,权柄交接!
毫无疑问,如果诸天九大主宰,能够平稳地从三代过度到四代,那么不说未来如何,至少这一场战斗,主神殿肯定要被打退。
所以接下来,就要看其他八位主宰的传承了。
主神殿的因果树权衡利弊,生命序列和超越光桥分度力量,交予无名与黄裳。
如果说之前给予石之轩的仅仅是十分之一的力量,现在则分出了小半,接近三分之一。
不是不想再多,而是在与主宰的大战中,这已经是最多能够赐予的极致数目。
同样也是控制。
石之轩毁去契约,反归诸天,成为大敌,绝对不能再让无名和黄裳晋升主宰回归!
抱着这样的思路,两件部件的力量赐予,首先造成的,是邪神的败亡。
相较于色孽,纳垢作为最古老的邪神,难缠程度何止强上十倍。
祂侵占了生命女神的躯体,疯狂反扑,哪怕被酒神和天剑镇压,连绵剑山和酒神葫芦不断轰击在血海上,也在不断反抗,侵蚀两者的权柄,展开无孔不入的邪神诱惑。
可这些反扑,在无名和酒剑仙的镇压下,也仅仅是负隅顽抗,弹指之间,血海就破碎了亿万次,如此程度的消磨,即便是以纳垢的积累,也受不了了。
“万物永生不灭!”
这位慈父张开双臂,无数生动而扭曲的人物面孔,在血色波澜之中沉浮隐没,以生不如死的方式永生不灭,宇宙被浓稠的血色侵蚀,一柄大如星系的镰刀,从腐化生命长河中飞出。
所有被瘟疫感染的生灵,从诸界手脚并用地攀爬,争先恐后扑在刀面上,镰刀刃上顿时浮现无数狰狞的花纹,有无数锯齿飞快转动,呲呲呲呲,切割权柄!
无名和酒剑仙正面迎上这充满死亡气息的杀招。
轰隆!
暴涌的血潮,炽烈的光焰,斩开的空间,狂暴的气流,伴随着纳垢的呐喊,血海掀起惊天动地的狂暴海啸,浸透血浆的扭曲布幕被彻底撕开。
天朗气清!
这血海不仅仅是纳垢的能力,更是祂对生命权柄的一种运用方式,众生皆腐,才会以这样的形态聚集在血海中。
而血海散去的霎那,无名剑锋一转,谱写生命序列,将纳垢大锅里面,咕嘟咕嘟冒着黄绿色气泡的液体,全部蒸发一空,换成了十色剑光,生机勃勃,喷涌出来。
四萬年無敵
纳垢嘶吼着,被万剑穿心,这一回,血肉再也没有恢复。
因为生命序列与浑天宝鉴的配合,将瘟疫的概念暂时瓦解抹去,纳垢赖以为存的根基,没了。
这尊最古老的邪神,看着天剑和酒神左右围了上来,无助弱小的身影被覆盖在交叉的阴影里……
害怕怕!
“我还没有失败,你们自相残杀,争夺杀死我的权力!”
纳垢眼珠转动,奸奇的狡诈附体,等待着无名与酒剑仙的内讧。
之前他们能并肩作战,一方面是有仙剑世界的合作经历,另一方面则是纳垢吞吃生命女神所引发的威胁,使得其他巡狩避让,两者先以解决邪神为上。
现在纳垢被逼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无名想要成为生命主宰,就必须亲自解决纳垢,如同石之轩解决色孽一样。
而酒剑仙肯定会阻……
唰!
可就在这个时刻,酒剑仙一剑转向,轰入无名体内。
无名没有避让,因为这却非攻击,反倒是助其彻底激发生命权柄。
强娶:一妃冲天
“我相信你!”
“多谢!”
在成长时期,酒剑仙和无名一样,都是受女娲影响巨大,两者虽然所走的路不通,却也有许多共通之处。
此时所做,却是选择信任,哪怕无名得到生命序列的情况下!
在这个关头,这份信任显得如此难能可贵。
如果无名最终拒绝,那么诸天将制造一个大敌,酒剑仙自身的秩序主宰之位,都可能付之流水。
但酒剑仙偏偏这么做了,毫不迟疑。
剑客的友谊,就是这么简单!
目睹这一幕,纳垢终于露出从未出现过的恐惧之色,邪光绽放,最后反扑。
祂的形体消失,腐化生命权柄出动,所过之处,一切生命都感到生机朽坏,失陷沉沦,永远堕落……
与之相反的,则是无名身上绽放出的无尽光辉!
从风云世界的天煞孤星之路开始,他一层层打开血肉的枷锁,同样也是解开生命的束缚,这个经历让无名敬重生命,珍惜生命,更要用自身的力量,击败那些践踏生命的存在!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比如邪神纳垢!
比如侵略无数世界,造成无数希望的主神殿!
“是时候了!”
无名英天剑转,一股空前灼热,灿烂光辉的辉煌威势扩散!
浑天宝鉴,万灵十色!
纳垢最后的邪气,如同暴露在烈日下的冰雪,瞬间为之退散,取而代之的生命光明,将热情的生机火焰尽数点燃,尽情燃烧。
权柄净化,归于完整!
于是乎,焚天灼地,光耀大千,无名从这尊古老邪神身边飘然而过,身躯在无边光焰中透明虚化,让他那笔挺的天剑之躯,如同是最纯粹的生命之光铸造而成。
“我终于可以休息了!”
“死亡……好讨厌的感觉……”
生命主宰女娲微笑着做出最后的交托,闭上疲惫的眼睛,沉入混沌海洋中,反观纳垢张开丑陋的嘴巴,化作飞灰散去。
无名灭纳垢,晋升生命主宰!
四代主宰,第二尊出现!
又是月关契约者!
“这家伙真的发达了,如果契约者不回归诸天的话……嘿!”
“就是因为诸天要抢夺这强大的契约者,才会选择他们成为主宰的吧?”
哪怕有了石之轩的反叛,主神殿众神魔也惊叹不已,幸灾乐祸,主神殿则是震动,滚滚源力疯狂涌出。
可惜在石之轩洞察权柄的阻截下,源力的效果大打折扣,于是乎,主神殿做了一件事。
黄尚体内陡然飞出两道光辉,正是无名的人物卡与黄裳的人物卡,化作流光消失。
秩序烘炉亲自出手,将这两张人物卡收入主神殿内,亲自镇压,确保契约不会再被打破!
“不!这样只会适得其反啊!”
黄尚大叫出声,伸出无助的小手往空气捞了捞。
冥界公主闹人间
未来传奇
他的脸上满是焦急与痛心,心中则是冷笑。
这种践踏自己所制定规则的行为,将主神殿温情背后的残酷面目撕开,丑陋嘴脸暴露无遗。
轮回者与主神殿的关系从来不是雇佣,而是赤裸裸的剥削和利用。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太好了!”
偏偏许多人身在局中,还不自知,就连帝主和冥王看到这一幕,都眼睛明亮。
如果不是城府极深,就大声击掌欢呼了。
放心了啊!
主神殿既然夺取了月关的人物卡,就不会因为契约者的关系,让其成为统御者了。
而要在功绩上面正常竞争,没了黄裳、石之轩和无名的月关,充其量就是个普通的七星级战斗力,在毫无根基的神魔层面,根本不值一提!
稳了!
可下一刻,变故陡生。
当人物卡从月关手中强行剥离的那一刻,无名的神情立刻发生了变化。
(ーー゛)→(▼へ▼メ)
他看向主神殿,神情中透出前所未有的冷漠和敌视,英天剑一转,刺向生命序列!
石之轩的前车之鉴仅仅过去了片刻,早有防备的主神殿立刻加大力度,甚至连统御王座的力量都调转过来。
但事实证明,无名的强大俨然达到了因果树推测的上限。
九转枪莲
灭杀纳垢,将腐化的生命权柄净化的他,所拥有的战斗力,比起昔日的女娲都更甚一筹。
哪怕不敌统御王座的绝对力量,但在无穷无尽的生命光辉面前,统御王座也无法伤害到他。
生命主宰,向来是最擅于持久战的存在!
而无名剑光端丽,妙不可言,此时纯粹空明,一闪而入,避实就虚,刺向秩序烘炉。
主神殿九大部件各有分工,如果说统御王座和无限神环是强大的拳头,因果树是大脑,自由之翼和超越光桥是双脚,秩序烘炉就像是中枢神经,起到关键的串联和控制作用。
更关键的是,无名此时的人物卡,正在秩序烘炉内!
这本来形成了克制,但正如水能灭火,火也能焚水,全看哪一方的力度更强。
当无名出剑直捣黄龙之际,以石之轩为中心的其余八位主宰,也将力量全部聚集过来。
同心协力!
唰!
当这剑势如破竹,直入主神殿时,内部再度如地震般剧烈震动起来,之前摇摇欲坠的建筑真正倒塌下去,西区的零元购再也不可遏止,空气香甜,最严重的还是无名的人物卡,在秩序烘炉内,一点点化作飞灰消散。
主神殿自然不甘心自己的控制被打破,双方根据人物卡进行着角力,卡片一会儿消散,一会儿又再度恢复,在两股力量的拉锯下,斗得激烈绝伦。
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主神殿偏科的缺陷,开始暴露。
秩序烘炉在九大部件中,本来就属于中游,方才还受到创伤,立刻拖了后腿,统御王座和无限神环在斗战上再强,一时间也无力弥补这点。
眼见人物卡一点点散开,因果树已经开始计算,随时准备给予无名致命一击。
契约是最好的攻伐通道,如果不能将无名留下,被主神殿掌控,那它得不到的,诸天也休想得到!
杀不死这尊生命主宰没关系,只要令其重伤沉睡,也是巨大胜利!
可接下来,无名却先一步解决了人物卡的威胁。
浑天宝鉴血苍穹展开,顺着生命的时间轴线,回朔上游,如基因的双螺旋链,在亿万年的生命溪流回朔中,掀动一道滔天的巨浪,仿佛螺旋的钻头一般,狠狠冲入自身的血肉之中。
生命升华!
每位轮回者,在冲击四星级的过程中,都会脱胎换骨,到了成就神魔,更会改变生命形态,获得不死之身。
而现在,低沉悠扬的声音响起,仿佛母亲低唱的摇篮曲,让人如同侵泡在生命的羊水中一般安详,无名气息转化,直接将生命序列捏成光团,纳入体内。
他的外表没有丝毫改变,但气息上已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物卡轻轻一颤,须臾间就碎散成渣。
这不是强行破坏,而是让人物卡的契约,误认为无名已经死亡,卡片自然就无用了。
可事实却是,上一刻的无名死去了,新一刻的无名诞生,并且无时无刻都处于这种生命更迭的强大状态!
唰!
统御王座的致命攻击就在下一息到达,却是落了个空,唯有见证着无名深深凝视了月关一眼,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回归诸天阵营!
第二尊新生主宰,摆脱控制!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黄尚同样深深叹了口气,眼神复杂得扇形图都表达不出来,对主神殿发起质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星纹毫无反应,可悄无声息之间,黄裳的人物卡,重新回归了。
不仅将夺取的东西归还,主神殿还发布了任务。
终极的任务。
任务名:“统御者的加冕。”
任务要求:“契约者黄裳成为主宰,保持契约稳定,得轮回者至高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