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ikx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二百五十六章埋伏熱推-95yjg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你赶紧吃点东西吧,不吃东西,更加想吐,但也不能吃的太饱。这些酸的都是开胃的,应该会好一点。还有晕船的药,你吃了没?”
秦北越没怎么照顾过人,看到南意棠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面白如纸,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
“谢谢你。药已经吃了,不过现在还没什么感觉,可能还没发挥作用吧。你不用管我了,我休息休息就行。”
“那你自己注意,有事叫我。”秦北越说完了就走了。
三國縱橫之涼州辭
南意棠闭着眼睛,勉强的吃了几口,忍着恶心的冲动填饱肚子。
前进的路很难,尤其是他们的速度很快,路上便越发的颠簸,南意棠吃了吐,吐了再继续吃,怀孕的时候都没觉得这么难受过。
晕船药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南意棠还是觉得不舒服,总算是熬到了雅礼海域。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到了这边之后,南意棠就明显的感觉到这边的海水都变得浑浊了一样,仿佛有一道清晰的界限划分了地狱天堂一样,这里的氛围都是压抑而诡谲的。
“分组你有什么想法?”
“你不是已经分好了吗?”秦北越和南意棠应该是各自在一组里的。
可是,现在秦北越看到南意棠的身体状态这么不好,到了雨林里恐怕路程更加艰难,多少毒虫猛兽,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受了训练的,在这种荒野里并不会太艰难。
霸世止戈 夏氏小男
只有南意棠一个女人,还是从来都没来过这种地方的,只怕平安的走出来都困难,更别提找人了,想到这里,秦北越有些后悔,不应该跟南意棠一起来,而是直接代替她来才对。
南意棠对于秦北穆来说有多重要,若是在他的手上南意棠出了什么事情,等秦北穆找回来了,只怕也要跟他急的。
“我想了想,我跟你一组吧。”
“你怕我会拖累进度吗?”
“是啊,所以我这个王者才得带着你这个青铜,其他人都没有我厉害,我还是带着你吧。”
秦北越嘴硬心软,也不等南意棠发表什么意见,就确定了这个方案,把人都分好了,分发了物资和设备,大家兵分四路,各自出发。
这是南意棠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雨林,在看到那么多奇形怪状的树木的时候,她都在想,秦北穆到底见过多少她不曾知道的天地呢?
她一直没有想过,如今却都见识到了,秦北穆走过的路,现在她也在追随着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接近,秦北穆或许就在不远处等待着她。
换了小船,南意棠的晕船就没有那么严重了,恢复了一点力气,只是下了船,他们就得在雨林里行走,树木茂密,树枝横档在面前,走路是很容易被刮伤的,而在这里,皮肤一旦有损伤的话,就很容易感染,这里虽然景色美,各种生命力旺盛,但也处处都潜伏着危机。
南意棠跟着秦北越往前走,这些男人走的都很快,南意棠只能勉强的跟上他们的脚步,在体力方面,南意棠一个不经常锻炼的女人是很难跟得上他们的,而秦北越也说了,并不会顾忌她,所以南意棠为了不拖累他们的进度,一直都走的很快。
豪門隱婚:前夫別擋路
“你还行吗?”
坐下来休息的时候,秦北越看到南意棠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脸上头上都是汗,“我想,如果撑不住的话,我还是让几个人把你送回去吧,找我哥的事,你交给我就行了。”
“不。”南意棠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的眼里大概觉得我就是个没有战斗力的累赘,可我不会拖你们的后腿的,该怎么走,你们就怎么走,别管我,别为了我打乱你们的节奏。”
“你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犟?”
秦北越有些无语,从前跟南意棠打交道的时候,只觉得她是个高岭之花,不好亲近,城府又很深,现在越发的觉得她也倔强的厉害,这种事情她明明可以不用冒险交给别人,又偏偏不肯。
“我就是这样的,我要见到他,我要带他回家。”
南意棠非常认真的看着远处,被水洗过一般的黑曜石的眼睛是那么的亮,透着深深的坚定。
秦北越看着她,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那一刻,会觉得在南意棠这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秦北穆的影子。
“行吧,你自己说的,要是撑不住就说。我们休息够了,得继续走了。”
秦北越要把南意棠给拉起来,但是南意棠自己撑了一下,站了起来。
刚没走几步,突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
“不好,有埋伏。”
南意棠的身体立即处于紧绷的战斗状态,而秦北越拉了一下她,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他的武器已经握在手中,上了膛,对着敌人的方向一击。
逍遙癡狂之醉傾天下 柒域麟
唐朝好医生 望平安
南意棠看到了那个身影闪过,立即出声道:‘九点钟方向。’
那个人正准备朝他们射击,而南意棠的话音刚落,秦北越的一击也出去了, 南意棠把秦北越拉了一下,几乎是跟秦北越的手臂擦过,他的手臂上有鲜血溅出来,而那个人已经应声而倒。
秦北越按着南意棠的脑袋,他们蹲在了大树后头,周围全都是半人高的灌木和草丛,将他们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你怎么看到人的?”秦北越有些惊讶,他第一次出手的时候,是根据他们的队友的惨叫声来判断的,而南意棠所说的那个人,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如果南意棠没有提醒,并且及时的把他给拉开的话,恐怕他刚刚就要中招了。
“听声音。”南意棠压低了声音,一边屏气敛神的听着周围的动静,竖着食指挡在唇上,示意秦北越先不要说话。
轻唤你的名字 三月十二
秦北越沉默着,看着南意棠听了一会儿之后,指向了某个方向,他点头,抬起了手,忽然间站了起来,朝那个方向一击。
“砰”的一声,那个人闷哼了一声,倒了下来,血花四溅。